中国福利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
120:事出反常必有妖
作者:四喜包子 更新:2019-05-07

高速文字首发,本站域名(八戒中文网)商家碧玉120_120:事出反常必有妖 长假来啦!大家节日快乐啊!全都过来叭叽一个╭(╯3╰)╮

9月份多谢nami7833、汀兰之露、青衣不凡、隆婷、「.宝....、红豆妮、夏天的依兰的粉红票,小汀投了3次哦~。多谢顺顺666、简和玫瑰、雷五雷六的平安符,还要多谢小简和宝妞的月饼,多谢小简及诸位友友各种踩脚印~乃们都是好银~蹭蹭~

包子回家玩去啦~

*----------*----------*

她已经很熟悉这种感觉,缓缓的一步一步走近,蹲下来,慢慢的翻着地上的石头,随着上面的石头滚落下来,胸口的热度?#27493;?#28176;清晰。锦颜试着一块一块拿起来,试了约有二三十块,才觉得热度渐高,手里这块,应该是对的。

她正举在手里细看,忽听有人含笑道:“颜儿姑娘对赌石也有兴趣?”

锦颜吓了一跳,险些失手跌落,抬头?#35789;保?#37027;个姚木端就站在面前,正略弯?#25628;?#24494;微含笑,看着她。她愣了一下,讪讪的站起来,道:“我不懂,只不过看着玩玩。”

想要扔掉手里的石头,以示无他,可是明知道里头九成有玉,又怎么舍得。踌躇了一下,才道:“公子这是……要来?#35789;?#22836;?”

姚木?#22235;?#20809;一闪,笑道:“是啊。”

她彬彬有礼的弯腰,“那公子请便,失陪了。”

他一怔,她已经抽身退开,才走了两步,便迎头碰到一个同庆堂的伙计,他正好走到门口。而姚木端站的位置,靠近这边的墙,所以这伙计并没看到他,只一眼看到贺朱氏等人在里头坐着,锦颜手里又拿了块石头。他顿?#26412;?#26159;一皱眉,但他毕竟是迎来送往惯了的,倒也没冷言冷语。只欠欠身,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几位,咱这里头可不好留客,外头都瞧着白二爷解玉呢,您几位不去瞧瞧?”

贺朱氏淡声道:“咱们并不想待在这儿,也不想瞧甚么人解玉,可是外头满满的人。我们想出去,也得出的去才?#23567;!?/p>

那伙计倒是一愣,停了停才道:“那要不您几位先?#33050;?#36793;略等等?”

说来说去,就是不想让他们在这儿待着就是了,就跟谁稀罕他们那几块石头似的。贺朱氏也懒的争辩,就站了起来,周师傅等人在这伙计说头一句?#26412;?#24050;经站着等了,几人便一起往外走,那伙计看了锦颜一眼,又道:“姑娘手里的石头。从哪儿拿的。看完了可莫忘了放?#38534;!?/p>

锦颜咬了咬唇,转身回去。正想一闭眼丢回石堆,早被姚木端一把接住,笑向那伙计道:“这位小哥儿,这儿的毛料,卖多少银子?”

那伙计这才看到他站在那儿,态度顿?#26412;?#24685;敬了许多:“瞧您老说的,您是贵?#27712;?#36824;跟小的开这种玩笑,那里都是些废料了,糊弄外行的,不值甚么钱。您老要想赌石头,这桌上的货,都是咱们王老板特意留下来的,品相都好着呢,要不你老挑几块试试手气?”

姚木端笑了笑:“不是我要赌,是这?#36824;?#23064;要赌,你去问问王老板,这一块毛料,卖多少银子。”

锦颜暗中凛然。她本来只是想瞧瞧这珠子能做到什么程度,所以跟着宝珠带来的感觉,顺其自然挑了一块,哪想?#29611;?#23621;然还有人盯着她……这个姚木?#22235;?#26679;温和,未言先笑,不像坏人。可是他毕竟只是个陌生人,这么一而再,再而三的上赶着帮她,这实在很诡异。她起先指出玉镯有假,还可以说是凑巧,如果这块石头真出了翡翠,那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,?#20852;?#20063;不可能不怀疑……

事出反常必有妖!这么一想,此人竟似乎有备而来,?#26377;?#19981;良……

锦颜定了定神,含笑道:“公子,我几时说过要赌石头了?我不过是瞧着这石头一头平,像个假山样儿,所?#22253;?#25343;来瞧瞧。”

他回头一笑,“?#28909;?#35265;了,便是有缘。”

这话怎么听,怎么别扭,锦颜心里着急,脸上却不敢带出来,只?#37027;?#21521;贺朱氏使眼色求救,贺朱?#20185;?#33394;却极是平静,接受到她的眼色,便极浅的向她点点头,显然是打着静观其变的主意。

不大会儿,那崔老板便急匆匆的跑了进来,一进门就姚爷长,姚爷短的与他寒喧,一听他问价儿,就说直接送给他了。姚木端却只微笑,听他说完了,才不紧不慢的道:“还是银货两讫的好,要不然待会儿开出高绿,只怕崔老板要赖帐呢!”

崔老板急笑道:“哪能,您这么说,咱可当不起!”

这崔老板似乎对他甚是忌讳,说话看似亲热,实则十分客气谨慎,他玩笑,也只敢跟着打个哈哈。

锦颜垂头站在一旁,心想难道这人来头,?#38381;?#19981;简单?这些人也不知道是骄傲还是老实,就算要起个假名,就不能起个顺嘴儿点的,这不管什么“木端?#20445;?#21548;上去都怪的很吧?不过想想阮凤栖没说之前,她可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。坦白说要不是前头有个文木端在,这个姚木端的名字,再怎么怪,他也不会多想……难道说他们真的姓?#22235;荊?#30495;的是?#39318;澹?#21487;是?#26159;?#22269;戚什?#35789;?#20505;变的这么寻常,草一样一抓一大把了?姚木端,?#22235;?#36965;……是不是?#32422;?#22810;心了?

一念尚未转完,忽听姚木端道:“颜儿姑娘?颜儿姑娘?”、

“啊?”锦颜吓了一跳,瞪大眼看他,他便不疾不续的道:“十两银子,颜儿姑娘付讫罢!”

“呃?”锦颜刚才走神,并没听到两人说话,姚木端一笑,举起手里的石头,道:“十两银子,这块石头就是你的了。”

锦颜心中更是警惕,眨了眨眼睛,道:“我不懂玉石,还是?#22235;?#20844;子?#32422;骸?/p>

他显然是吃了一惊。明媚的眼瞳中锐光一闪,却只是一刻,便微微的一抿唇,若无其事的一笑。锦颜也被?#32422;?#21523;到,急?#39318;?#35805;,见他没有否认,更是心下惴惴。她正满脑子“?#22235;盡?#20108;字转来转去。一时不慎,居然脱口说了出来。

两边静了一瞬,那崔老板也是个人精,只装没听到,打个哈哈,正想说话,贺朱氏已经笑道:“颜儿。?#28909;?#26159;你挑的,还不拿过来,难道还叫这?#36824;?#23376;帮你出银子不成?”一边说着,早从口袋里拿了一锭十两的银锞子,递给了崔老板。

崔老板接了过来,殷勤的问了一句:“还需要咱帮着解了不?”

贺朱氏笑道:?#30333;?#28982;,麻烦崔老板了。”

…………

事情一下子变成了“大人之间”的交易,锦颜也不好再说,只好跟着他们出来,这回有崔老板在。他们自然很容易就抢到了有利的观赏位置。

这是锦颜头一回见人解玉。只见地上摆着一个硕大的铁制?#25165;蹋?#25343;水盆盛着红色的砂子。有个一身短打的伙计用脚踩着?#25165;?#26059;转,一边缓缓的添加拌水的砂子,一点一点划?#22799;?#29577;石。

锦颜有点好奇,指着那?#30333;游剩骸?#36825;是什么?”

贺朱氏也不知道,却听身后有人答道:“是解玉砂,这种红色的,是石榴子石的。”

声音温文尔雅,锦颜忍着没回头看他。咳了一声,才道:“这就是‘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’罢?”

他不由一笑,道:“是。”

锦颜?#37027;?#31163;他远了些,不再说话,听着周围的人议论纷纷,什么白二爷神目如炬啊,每赌必中啊,什么松花啊,莽带啊、色眼啊……又是什么“绿随黑走”、“绿靠黑长”之类,一个字都听不懂,只听的头都大了。

身边的某人似乎也知道她不懂,在旁娓娓的道:“这石头?#22799;?#31181;青花彩迹,就?#20852;?#33457;……就是那纹路,看到没有?”锦颜不吭声,他便续道:“至于莽带嘛,这么远了看不出,得近看才?#26657;?#36319;毛料颜色很相近……”

锦颜只觉得全身不自在,他?#26149;?#28982;略低了低头,问出一句:“你怎么知道我姓?#22235;荊俊?/p>

锦颜一凛。他这?#27425;剩?#23601;是承认了??#39318;?#30340;人到这小小县城来做什么?微服私访?游山玩水?不管怎么样,好像都不是她这个小老百姓可以轻?#23383;?#21913;的。

这时候抵赖显然有点迟,锦颜定了定神,道:“我只是觉得公子名字好怪。”

他笑了笑:“我想也是,可是让我改姓别的,我又不?#24066;摹!?/p>

语气十分慵?#20102;?#24847;。锦颜无语,?#20035;?#25105;们还没这个交情好不好?谁要跟你聊天啊?一边想着,就再往旁边让了让,挽了贺朱氏的手臂。?#22235;?#36965;笑了笑,也就负手站着,不再说?#21834;?#33509;不是容貌太过秀美,少了英气,这一负手,也算风度翩翩。

等了许久,那甚么白二爷的石头,总算切开了,里头是一块碧玉,虽然略杂了些黑点,但胜在够大,算起来,总能卖个二三万银子,这块石头买入才花了一万两,这一转手,就是二三倍的收益。

一时众人谀词如潮,那白二爷摆着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站在一旁,似笑非笑,却不说话,心里显然得意之极。锦颜肚里羡慕,脸上却只淡淡的,正在热闹,那崔老板却举着一块小石?#20961;?#36461;的跑上来,笑道:“这是?#35910;?#23064;买下的石头,?#27493;?#20102;罢。”

那白二爷大大不爽,怪他抢了风头,横了崔老板一眼,崔老板只是陪笑。

他心里也郁闷啊,这白二爷是他的大主顾,也算是赌石界的前辈,眼光毒,下手利落,虽不能?#24471;?#36172;必中,但也是**不离十。做生意的,全指望这种人帮着拉声势,每一回的赌石会,才能这么热闹……崔老板打?#26377;?#30524;里,不想打罪了他,可是另外那头的人,好像也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……

苦笑了半天,还是举起手里的石头,唯恐旁人听不清似的,朗声道:“这是?#35910;?#23064;买下的石头,这就解了罢。”

被他这么一说,起先没在意的人,?#36393;?#19981;住东张西望,想要瞧瞧这“?#35910;?#23064;”是何方神圣,锦颜皱着眉往贺朱?#20185;?#21518;缩了缩,心里又是惊讶,又是无措……这个?#22235;?#36965;,他到底想干什么?

贺朱氏忽然略弯下身,贴着她的耳朵,极低的道:“这不是刚才那块石头。”(未完待续)

&^^%#商家碧玉120_120:事出反常必有妖更新完毕!

中国福利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