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福利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
第 38 章
作者:一月青芜 更新:2019-07-20

天光照的水泊粼粼一片亮如黄金,廖任心在船头从怀里掏出条铁鞭子凌空挥的噼啪作响,水王门的喽啰见状吓的听从吩咐张开主帆就匆忙,这大船专为拦路打劫而建,行?#40644;?#26469;乘风破浪确也又快又稳。

杜潋衣只抱了两个孩子上船,吩咐那头目李石耐心等待半月自可见到弟兄归来,李石知她能耐不敢多疑,望着她飞走的影子拜了几拜,立在芦苇荡里直到大船开走还犹自不觉。

李若可和潇潇失去了一次看打架的机会不免垂头丧气,杜潋衣把俩个小的丢进二楼豪华的船舱,小厅里檀木八仙桌上早摆放了各色瓜果和精致点心,阵阵甜香飘的诱人,萧玉节坐在旁边的软榻上一丝笑道:“水长?#21545;?#21507;饱了才有力气,想看本座出手杀人有的是机会,你们先乖乖吃饭。”

李若可属于市面见的少,高兴地先抓了满手的糕点吃起来。潇潇过去给她姑姑倒了茶水,侍奉左右。杜潋衣折腾一晚上也饿了,拿起一块红枣糕要下咽,又想起那头陀道:“我们救下李石,他感激在心?#19981;?#24102;我们去崆峒,这头陀为人两面三刀阴险狡诈,我怕留在身边总祸害。”

二楼船舱是门主下榻之处,布置的格外精致奢华。萧玉节在那茅屋吃了半月苦,如今往着铺了虎皮的软榻上一坐,倒是找着在弦月崖上?#20056;?#32676;伦的万千气象,一脸自得其乐的品着上等好茶道:“道长不必担忧,我在那除蛊的药丸里还加了点我们弦月崖的碧火绝魂散,一月之内他不听吩咐便?#20852;?#32928;穿肚烂七孔流血而死。”言罢媚眼望向杜潋衣,一手捂着心口做苦情媳妇状道:“按理你也需吃上一些这毒粉,免得将来你负心薄情加害本座。”

“你不是在点心里下毒了吧?!”咬着那口枣糕,杜潋衣瞧见她满脸坏笑,再看一眼那枣糕,生生不?#39029;?#20102;。

听见有毒,李若可也吓噎着了。

萧玉节笑了道:“你想?#24515;?#36896;化甚好。你吃下毒药对我表心,若你每月表现好我自当给你解药,若你表现差,我就让你受万箭穿心之苦。”她说的起劲儿,从怀里掏出一个青瓷小瓶子递给潇潇道:“姑姑这个法儿你要记牢,若将来谁说?#19981;?#20320;,先让他吞下这瓶药,他若答应,你再考虑带他来见我。”

潇潇特别慎重接了姑姑的毒药奶声道:“谨遵姑姑教诲,?#26460;?#19981;敢有违。”

杜潋衣和李若可面面相觑,同时咳了起来。不能怪人家名门正派老是跟魔道不?#26376;罰?#20027;要是对上路了就麻烦大了。你说不爱吧,她就要水漫金山兴风作浪,轻则毁你容貌,重则杀你满门。你千难万难不顾门规跟她私奔了吧,未来漫漫长路还的闯过各种艰难险阻,若一个惹其不满有可能万劫不复。是以为前辈们都会苦口婆心的教育后辈,在恋爱这个?#20365;?#19978;,基本是找了大侠穷三代,娶回魔教毁一生。

杜潋衣吃亏师父师兄都死的早,属于没人把她拦住的。此时?#19997;?#22352;上贼船,也不好往下跳。为徒弟着想,杜潋衣赶紧吩咐李若可去后头船舱闭门行功,?#25381;?#32451;好武功才有保命的资本。

李若可最近对?#39277;?#20063;正上心,胡乱再吃一些就去了。萧玉节还算人性,让潇潇给杜潋衣倒了杯茶,帮她压惊,又对潇潇道:“姑姑一生心高气傲不爱服输,便是?#25487;?#24351;?#39277;?#20063;需胜人一筹,眼下那?#25226;?#22836;?#39277;?#26102;日还短,但你要加紧?#39277;?#19981;可松懈,以免人家笑话我?#25487;?#24351;手段输人。”

潇潇点点头忙也随李若可去闭门行功了。

待俩个小孩?#39277;Γ?#33831;玉节熬了一晚上也?#34892;?#25745;不住了,伏在塌上猛的咳起来,脸色霎时?#22253;?#22914;纸。杜潋衣心疼的受伤,过去把她扶好道:“你这又何苦?”

萧玉节咳的?#21693;埽?#36523;子发抖却笑着看了一眼杜潋衣道:“我有什么苦?”

杜潋衣皱着眉头,清秀的五官?#34892;?#24551;郁的神色,搂着她在怀里道:“你老是折腾自己,我看了心疼。”顿了顿道:?#20843;?#20123;不好听的话,你怎么?#28902;?#30340;玄天令我不知道,但就你所说殷横野挖人血脉吸人内力才能?#28902;?#36825;门功夫,我瞧这武功太邪。你逼着潇潇练将来必然会出?#20365;狻?#23601;算担心她,也不该用这种法儿。”

折腾了俩日,终是有时间依偎在一起说些话,萧玉节闻言挨着她道:“潇潇是我?#26460;?#25105;绝不会害她,我们本门的事不需你操心。”顿了顿才搂住她腰身恋恋不舍道:“潋衣,?#24515;?#20851;心我很高兴……只是……”

“什么?”杜潋衣道。

萧玉节秀?#35760;?#30385;,又多疑模样道:“如今八大派会盟崆峒,我恐事情?#25381;心?#20040;简单。怕也是为魔道集会在商议对策。我们贸然闯入只怕招惹祸端,我又失了武功……若你被正道瞧见和我在一起,到时候他们群起围攻,你双拳难?#20852;?#25163;,若你也受伤我心中过意不去。”

杜潋衣摸着她的头发吻在她额角道:“我自有分寸,你也别担心。”

萧玉节叹息一声,言道罢了罢了,便不再说。

杜潋衣瞧她不再争?#20174;?#23558;她抱紧些,萧玉节依偎在她怀里,装作困倦模样却开口缓缓道:?#29100;?#21326;弟子前往贺寿,他们见了我必然要杀死我……其他正道人士?#19981;?#26469;杀我,我虽然失了内力,但杀几个一般弟子并不难。可你若有天见?#30097;?#20154;,还会不会如此待我?”

船舱的窗外是三十里水泊茫茫的湖水,芦苇在风里飘摇不定。

杜潋衣早知她有此一问,可从和她在一起开始,这?#20365;?#22987;终?#25381;?#31572;案。抱着萧玉节冰凉的身体,杜潋衣沉默良久才开口道:“我不想瞧见你杀人……”心?#20852;?#32490;翻滚,低头去看萧玉节的脸道:?#32610;?#27966;弟子要杀你,我又不在你身边,你还手伤人算作自卫。若你为一己私利滥杀无辜……那……”

她目光?#20102;福?#33258;己也无法把不再相见的?#20843;?#20986;口。萧玉节低低摄入口气息,闭着眼睛点了点头,轻声细语道:“你别说了,我懂你的意思。”

杜潋衣便不再?#25285;?#20174;怀里掏出给她准备的丹药来,小心喂她服下,萧玉节搂着她腰身笑了道:“你是不是也在药里下了毒,想我乖乖听你的话?”

杜潋衣瞧她模样可爱,伸手刮了刮她挺直的鼻梁道: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疑心病重吗?我便是不给你下毒,我也知道你会待我好。”顿了顿才放开她,让她躺在榻上道:“你昨晚一?#22993;?#30561;,现在好好休息休息。”

萧玉节点头答应了,又扯着她一同?#19978;隆?#26460;潋衣不知怎?#21254;?#21313;分困倦,想来是昨夜打斗折腾太狠,于是打了哈欠靠在了萧玉节身边,搂着萧玉节安心的闭上眼睛。行船不时摇晃,便如摇篮一般,她本身行事洒脱宽宏,既然萧玉节?#20011;?#31572;应不滥杀无辜,她倒是?#25954;?#30456;信她品行。

待她脑中昏昏?#33080;了?#30340;熟了,萧玉节睁开眼眸叹息一声,复尔起身伸手摸她脸庞道:“你这傻瓜,怎地这么容易就相信人。若我在你茶水里放的不是安眠药,是别的毒药,你不是就危险了。”但想起?#25318;?#23545;她?#24278;?#38450;备,乃是全心待她,萧玉节又高兴的笑起来,俯□亲了亲杜潋衣的脸道:“入了这江湖,咱们谁也逃不过命,可若你相信我,我也绝不做?#24515;?#20026;难的事。”

言罢望着杜潋衣熟睡的面孔,痴痴看了好久这才起身往小厅外去了。

船上众人正在忙着行船,那头陀廖任心顶着大太阳也在?#35013;?#19978;忙得不可开交,指挥这个吆喝那个,显是一腔怨气没处发泄拿喽啰们泄恨,若有不听话的一鞭子上去就是皮开肉绽,水手们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
萧玉节立在二楼?#35013;?#35265;此情景笑了笑,朝廖任心喊了一句,那头陀倒也乖觉立时收了铁鞭,满脸堆起笑容跟着飞身上了二楼?#35013;澹?#36330;在萧玉节面前道:“魔君还有何吩咐?属下一力为魔君去办了,只要您老人?#34915;?#24847;。”

“怎么?我很?#19979;穡俊?#33831;玉节咯咯笑了。

廖任心吓的浑身冷汗道:“不不,这只是尊称,按咱们玄冥道上的辈分,您贵为魔?#28010;木?#25105;可不?#34915;?#20102;称呼。”想了想眼珠子咕噜转转,抬头赔笑道:“普天之下,谁人不知谁人不晓,萧君您貌若天人,以你沉鱼落雁之姿怕是仙子?#36335;?#21482;会长生不老。”

萧玉节闻言颇为受用,笑了一笑,廖任心以为哄得她欢心便也随她笑了一笑。萧玉节忽而冷了脸,目中神色狠毒,哼一声道:“这碧火绝魂散的滋味如何?”

廖任心肥厚的手掌撑在地上,一身汗流浃背道:“还盼萧君您开恩,我与弦月崖素来并无恩怨,如今也?#25954;?#35802;心归顺。可这药自我服下便如生吞炭火,五内实在煎熬,恨不得掏心挖?#25105;?#27714;减轻疼痛……”

萧玉节见状手指从袖?#24515;?#20986;一枚药丸,但并不急于给他,只是淡淡道:“你若说了实话,我帮你减轻一个月疼痛。若是隐瞒,我让你死的十分难看。”

廖任心素来听闻她歹毒,况二人武功差距实在太大,对方贵为一方诸侯他也招惹不起,终于垂头丧气道:“不敢违背萧君吩咐。”

萧玉节晃着手里的药丸,笑一笑道:“你只要告诉我,此行的真正目的,我可以饶你狗命。你骗骗外人倒也无妨,可你与你师兄二人失和?#20011;謾?#22914;今他被九华所擒,你又何必去救?九华弟子众多,你向来?#21543;?#24597;死,若不是有利可图不会有此行径。你且告诉我,你究竟打什么主意?”

见她说来分毫不差,廖任心也只能瘫软在地自认?#22993;梗?#21628;出口气抹了把汗道:?#25353;?#20107;……说来话长……”

萧玉节并不正眼瞧他,廖任心忽而压低声音说的小心道:“近日风声四起……说……说黄河?#35946;模?#23478;在黄河边的威远镖局李家的祖坟?#24576;?#27585;……可棺材里露出一样事物……”

“什么?”萧玉节淡淡道。

廖任心也是将信将疑道:“李家祖上本在少林出家,只因去了?#27515;?#20177;忽而还俗,还得了大?#26159;?#36130;……想?#20174;行?#22240;由,棺材里流出的正是当年他西去昆仑所得一张宝图……我们在一起说起此事,本?#21254;?#21482;当笑话,可我师兄那蛮子却当了真。连夜赶去李家,把李?#30097;?#20102;个精光……待我们酒醒去?#20843;?#20182;忽而又不见了行踪。恶人们怀疑他真的找到宝图准备私吞,所以……大家纷纷来寻……?#34892;?#27491;派人士也听到消息,也都在缉拿他……不曾想让那九华占了先,只怕那昆仑宝图……?#20011;?#33853;入人手。”

萧玉节听完只是冷冷一笑,并不吭声。

廖任心才道:“萧君这般人物,哪里看得上金银珠宝。若说?#25381;?#23453;藏也罢,可又听闻……那洞府中还藏有一卷神功,名曰森罗万象典……”

他还没说完,萧玉节极为不?#22836;?#30340;打断道:“嗨,害我以为你是出了什么新鲜事儿,打本座八岁起,每年听一个段子,今天是昆仑,明天是关外,后天还是蓬莱,真若是早八百年前就叫人寻走了,还能轮到你?你照照镜子,一?#20056;?#30456;看?#21866;?#26159;死无葬身的命,就别凑那?#39286;?#20102;。”

廖任心睁眼睛瞧着她,张嘴巴不知?#28010;?#20160;?#26149;謾?/p>

萧玉节收了解药冷一笑道:“这消息可不值我的药,你的疼再忍忍得了。这一个月若是听话,我不但给你解药,还算你立功,回头上了弦月崖我重赏你的忠心。”

连消带打,威逼利诱,是人也扛不住,那头?#21448;挥?#21315;恩万谢再不做他想。

作者有话要?#25285;?#25171;分

中国福利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