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福利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
第 62 章
作者:一月青芜 更新:2019-07-20

萧玉节素来颇看不惯这尼姑傲慢,逮着机会使劲儿气人,云鸢被她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加上内伤生生呕出口血来。萧玉节开心不已道:“开个玩笑,师太何必如此动怒,万一把你气死了,我不是白救你一趟。”

剑还在人脖子上,口口声声救人,那也有点太理歪。云鸢生性孤高,像叶飞鲨这等二流高手过去正眼都不瞧,如今身负重伤被人一顿羞辱,心中怒急?#26149;?#26080;办法,索性坐在原地一动不动,仰着脖子等对方把她杀了。

萧玉节抿嘴一笑道:“这才乖,师太花容月貌,本座是怜香惜玉之人,舍不得师太被那白头鬼砍死。”

上百人群殴的场面着实混乱不堪,一时倒也没人注意她这暗地里的行径,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袁万里和雨断情的大战上。嵩山铁剑恶斗断孽谷主,听云鸢适才辱骂,袁万里憋着一口心气,怒而喝道:“我嵩山铁剑纵横江湖,岂会怕一个妖女?雨断情,留下性命!”当即将全身劲力灌注与断剑之上,抬起一剑便往雨断情处攻去!

嵩山铁剑至刚至阳,剑势威猛无匹,发挥到极处自?#26432;?#23665;断石,砍水?#26007;紓?#32451;到极致处一旦剑出便如九天蛟龙难以束缚驾驭。讲究以剑为主,用剑之人反倒为辅,剑为人心,人心即是剑心,出?#25163;?#21518;主人必须摒除自身杂念,做到人随剑动,进入物我两忘之?#22330;?/p>

袁万里盛怒之下反而摒除杂念,剑招比适才心存侥幸之时更加狠辣,这用尽全力发动的第二剑着实非同小可,一时间剑气四散而开,风声赫赫,仿佛要把雨断情生生劈开。

雨断情却少了适才一力担当的强硬,身形一换,以匪夷所思的身法避开了袁万里的锋芒。再斗三剑仍是如此,不少嵩山弟子眼里,这乃是掌门武艺高强,将魔头压制的毫无喘息机会。

似这等高手对决,自天门大战后,多年来已少见于江湖,年轻一辈弟子都看的心惊肉跳,有些本欲上前缠斗死士的江湖草莽更是?#35828;?#21518;方一脸目瞪口呆。曹慧聪不求袁万里获胜,但如今情况也超出预期,只盼他能够多缠住雨断情三刻。

云鸢见状也紧张的皱起眉头,独独萧玉节道:“不用看啦,胜负早已分晓。”顿了顿,淡淡道:“她做谷主之前已是断孽谷排名第一的杀手,击杀目标?#29992;?#22530;到江湖,共计28人,有毒死的、勒死的、淹死的不一而足。”

“那又怎么样?”云鸢冷道。

萧玉节叹了口气,也是为正道人士操碎了心道:“也就是说,她杀人用脑子,并非会两三下功夫就自以为天下无敌的?#20498;稀!?/p>

云鸢听出她讥笑,侧头不理她。萧玉节瞧前面打的热闹道:“古训云,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袁万里久攻不下,气力衰竭正是落败之时。白头鬼明知?#36731;?#19978;有八派高手,她难道毫无?#39047;保?#21482;靠力?#26657;看?#22905;抓水月开始,早已心中有数。若是你未断臂,袁万里全力而攻,曹慧聪不装?#19979;酰?#19977;人齐心她也未必?#24613;?#23452;。?#19978;?#20320;们大势已去,怨不得人。”

她话音?#31456;洌?#36866;?#21589;?#21344;尽上风的袁万里,忽而速度慢下来许多,一招开山斩威力大不如前,雨断情嘴角一丝若有似无的笑,身形一稳,手中长剑化作一道白光宛如灵蛇自袁万里长剑上蜿蜒而上,生生刺?#24615;?#19975;里的右臂。

“妙也。”萧玉节也忍不住称赞,原是雨断情将内力灌注剑身,将一把铁剑变软,剑身折的弯了几弯,缠着袁万里的断剑攻击。这一?#26657;?#33509;无高深内力压根无法做?#21073;?#21487;若说奇处,只怕还数这等临阵应变的能力,若生平历遍生死之博,也做不出这等机巧之事。

袁万里手臂被刺了穿,巨疼之下丢掉手中断剑,雨断情趁势一掌将他打的倾斜身子,口中吐出鲜血。众人情急之下高呼掌门,想要上前,便见鸿芦飞身而上,欺近袁万里身旁,拿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道:“嵩山弟子还不退下!”

“师父!”袁万里的大弟子恨的牙痒,瞧见师父被人擒住命在旦夕,咬牙伸手制?#22993;?#20869;弟子进攻,往后退出圈子道:“魔头,我师父若有差池,我嵩山尽全力也不会让你们好过!快将我师父放开!”

那些白衣死士结成圈子,对此置若罔闻。雨断情提着长剑,血珠自剑尖滚落,指着一?#24616;?#25112;已久的曹慧聪道:“你的命也该交出来了。”

?#36731;?#24351;子纷纷回护在前,曹慧聪沉了脸色道:“老朽在此,你前来便是。”

雨断情一身黑衣肃杀,目?#26032;?#20986;凶光,此刻再无多余话说,身形一晃,长剑到处?#36731;?#20247;弟子均伏地不起,王宏明眼看那魔头白发妖娆,飞身挡在师父身前,以身相挡,长剑如肉,贯穿他左肩,岂料他也是个有血性之人,双手抓住利?#26657;?#30634;?#19981;?#30446;往后退了数?#21073;?#31455;妄想以骨骼肌肉收缩之力锁住那魔头长剑。

雨断情冷哼一声,手指猛然松开长剑,王宏明一个不稳身形后仰,迎面便是那魔头?#21697;?#35201;?#20035;?#20182;的天灵盖。

忽闻一声佛号悠长:“阿弥陀佛!”

一股劲风扫来,王宏明身子被人拍开,雨断情那一掌却落在那少林首座高僧的心口。

“金刚不坏体!”雨断情收回掌,那僧人面不改色提起双手,?#40092;?#36523;前道:“雨施主,莫要再行作恶,放下屠刀立地成佛。”

“笑话。”雨断情双目通红到了极致,血酒的效力至此才慢慢显现,口中干渴难耐,身形退后随手抓住一名年轻的正派弟子,低头咬在人的后颈,那弟子痛苦的叫出声,生生被她喝了几口血,丢在地上。

众人还未见过这等生饮人血的怪物。

那达摩院首座无色再不能忍道:“我佛慈悲,也要降妖除魔。”

雨断情拾起地上一把长剑,裂开通红的嘴唇一笑,腾身与他恶斗起来。

……

眼见那少林高僧已经前来,萧玉节松了口气,便是还有青龙老道在旁,想来杜潋衣也能应付,她躲在一?#24616;壅剑?#22909;久也是没见过这大热闹了,矛盾道:“再打下去未免拼个玉石俱焚,虽然实在有趣,但回头那死人便要怪?#24050;?#30475;血流成河也不救救……”

她一脸烦恼,微微叹口气,这才吹了声口哨。

昨日她已经收服的鬼蜮魔窟众喽啰此时从一旁窜出,那小鬼在众人酣战之时尖声?#24178;ぃ?#21514;戏文般念叨道:“鬼蜮魔窟青龙使驾?#21073;?#35832;位还不停手,前来拜见使者!”

那头打的天昏地暗,猛然听见喝止,犹自不肯罢手。怪?#36824;?#36825;叶飞鲨名头太次,若是高喊个什么玄冥真主萧玉节驾?#21073;?#20415;是雨断情也得马上停手给她几分薄面不是。

瞧她没人理,云鸢坐在地上冷冷一笑,萧玉节眯着眼睛,虽说身份是借来的,但也不想给这厮看轻,咳了一声,然后让一小鬼侧头,她?#27490;?#20960;句后,那小鬼一脸懂?#35828;谋?#24773;,吊着嗓子继续吼:“大和?#26657;?#25105;们使者说了,你站着不动给雨谷主打上三十二掌,使者就归还云鸢师太性命!否则使者先割了她耳朵,刺瞎她双眼,再砍她双手双脚!”

“叶飞鲨!你无耻!”云鸢快给气死了。

萧玉节嘿嘿笑,命人把这小尼姑一并绑了,扯了截?#32487;?#22622;进她嘴里,捏她下巴一把道:“我就欺负你,怎么了?”

云鸢瞪着眼睛,若是能动早把她撕吃了。

有这么一个来搅局的一喊,众人倒真有不少停了手。无色与雨断情打的正急,闻言猛得收手,当真站直了一动不动,传音道:“阿弥陀佛,今日你们勾结上?#21073;仙?#22823;意了。雨施主,你放了他们,你师父的死当年也有我的原因,你若泄恨,尽管出手。”

岂料那雨断情抛?#35789;?#20013;长剑,正要使出看家武功摧心掌,?#22993;?#25293;上无色,便又听那小鬼大喊大?#26657;骸?#38632;谷主,蝶渊仍在他处等你前去营救,你莫要在此拼尽性命。”

一言既出,雨断情忽而一声长啸,?#29420;?#20102;那和?#26657;?#36523;法极快掠向那喊出声音的人。小鬼惊的夺路而逃,救命?#22993;?#21898;出来,雨断情一把捏住他喉咙道:?#26263;?#28170;在哪儿!快说!”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小鬼被她捏的快断气。

萧玉节这才不慌不忙,晃晃悠悠走出去,瞧着众人?#35828;?#20260;,死得死,兵刃丢了满地实在狼狈,她算心情大好,瞧着那雨断气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道:“谷主息怒,息怒。”顿了顿,笑道:“你便是把这里的人都杀光了,也救不出小蝶。抓蝶渊的人正是拿你当枪使,你明明知道使是计,还愿意送死情之所至,叫我好生感动,你放心,我一定会帮你达成心愿救出人来。”

雨断情回身一眼,丢开那小鬼,指着萧玉节道:“若不把你知道的告诉我,今天你?#33046;?#24819;活着走!”

“哎?#21073;?#25105;好怕啊。”萧玉节捂着心口,做作的一塌糊涂,她也是老毛病犯了,演的好开心道:“你杀了我,可就更没人告诉你小蝶在哪儿。”

“你说什么!”雨断情冷瞪了她一眼,也算她是君临一方的魔头,狂虽狂,傲归傲,此时生生克制满心杀人之欲道:“好,我可以不杀你,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。”

“别急,咱们四大魔门百余年前是一家,算起来都是自己人。如今正道?#21290;粒?#19981;如联手对外,你我手中共有4位人质,还跟那和尚?#35789;?#20040;拼?”萧玉节笑一笑,双手一拍,法无天的身形高如铁塔带人抬着五花大绑的连在?#21834;?#20309;君瑶现身。

这三人普一出现,在场都是一惊。

袁万里虽被白衣死士要挟,此刻瞪着那大和尚道:“大家快捉住法无天!”

这死到临头还想着宝图,萧玉节嘴里啧啧,正眼也不瞧这厮,只淡淡开口道:“打伞和?#20982;?#26085;夜里与我?#21152;觶?#24050;经归顺本座,他现在是鬼蜮魔窟的人。他感恩于我,已将真宝图拱手交给鬼蜮魔窟,我已经传书回岛,你们大?#20260;?#20102;这条心。”

陷害,使劲儿陷害……

便见那头五花大绑的何君瑶已?#25381;?#28982;转醒,闻言不忿道:“叶飞鲨,你既已经夺得宝图,不去寻宝还留在这里做什么?你还有什么目的。”

萧玉节眼珠子一转,心道,就你管这么多,信不信我挑断你手筋脚筋?

中国福利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