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福利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
第71章
作者:小宴 更新:2019-08-19

赫连恪回到府上的时候,应小檀已经独自用完了晚膳。

他听了花末儿的禀报,就忍不住一笑,抬步迈进了殿中,脱口打趣,“小没良心的,也不知道等等?#23601;酢?/p>

话到一半,赫连恪的声音忽然涩住了,两个陌生的清丽少女对着他蹲身作福,娇声问礼,“奴婢参见王爷,王爷万福。”

应小檀就在她们身后的罗汉床上半卧着看书,此刻正慢吞吞地起身,连鞋还没穿上。

赫连恪忙紧走了几步,伸手将人压住,“别动弹了,躺着吧,今天在宫里受累了?”

转眼就忘记了竖在一旁的两个姑娘。

经过贤妃指教的,终究不一样。应小檀斜眼觑她们,不由得不佩服。她晾了她们足足一个傍午,小姑娘却依旧很沉得住气,叫过来用膳的时候还连声道辞。

好在应小檀无心与她们为难,索性赏了两道菜,叫她们到梢间里去吃,这样双方都自在。吃好了,又命天?#33756;?#20102;胭脂过去,叫她们补上妆,精精神神地到殿里面等赫连恪。

而之前宫中堵塞在心口的郁气,已经散得七七八八。

应小檀委实有些埋怨赫连恪,倘使不是他那句“?#19981;丁?#20081;了她的阵脚,她也不必前前后后翻想这么多。然而,仔细回忆了一番曼妃的处境,应小檀眼前豁然开朗,赫连恪的话,更多是对她表现的嘉赏,算不得什么掏心窝子的言辞,耳旁风似的忘了就好。

果然,不去想这些,应小檀当真不怎么在意这两个宫娥了。

既是贤妃赏给赫连恪的,她原封不动地把两个人安排到赫连恪面前就是,至于赫连恪怎么待她们,那就与自己无关了。

出于“过来人”的心思,应小檀一点都没有刁难她们,更因为知道赫连恪回府后一准会先到正殿来,便索性叫她们在自己跟前等着了。

果不其然,这不叫赫连恪撞个正着?

应小檀满意地笑,?#35789;?#25569;住了赫连恪,柔情蜜意地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,贤妃娘娘和曼妃娘娘都很照顾我,王爷不必担心。”

紧接着,小嘴一努,应小檀向赫连恪介绍道:“两?#24187;妹?#26159;贤妃娘娘赐给王爷的,因还没起名字,我也不知该如何称呼她们,贤妃娘娘说了,只要王爷?#19981;叮?#32943;留下,就?#27809;?#19978;封她们为昭?#25285;?#21487;都是萨奚姑娘呢。”

赫连恪动作一僵,低头看了眼应小檀主动握着他的手,总觉得有几分不真实,“母妃赏的?叫?#35789;?#20505;?#23601;?#30340;?”

他回了下头,那两个少女都是?#22993;?#39034;目,一点妩媚相儿都没?#26657;?#31471;的是老实?#23138;亍?/p>

然而,说不上来为什么,赫连恪隐隐觉得,这两人倒与应小檀有几分相似。

不悦的情绪浮上心头,赫连恪蹙了蹙眉,“你们先下去。”

两个少女面面相觑,她们连名字都没?#26657;?#26356;遑论在府上的去处了。

应小檀见状,从旁接口,“你们先去梢间那里歇一歇吧,王爷一会就召见你们。”

赫连恪瞪眼,“?#23601;?#20960;时说要召见她们了?”

应小檀闻声吓了一跳,她待赫连恪一向谨慎,此时见他面露不豫,当即缄声,作势要起身谢罪,“小檀失言,请王爷……”

“坐着。”赫连恪冷冷地把她按了下来。

应小檀这回彻底无助,请罪不许她请,可赫连恪脸上又是昭然的怒意……她抿唇沉默,?#20351;?#26465;直地在罗汉床上端正坐好,渀佛随时都能起来磕头一样。

赫连恪看了她一眼,心里像是生了刺,根是尖的,头也是尖的,一上一下都往他最软的地方扎了进去。

他不?#22836;?#22320;挥了挥手,那两个宫娥见应小檀都一副如坐针毡的模样,忙不迭躬身告退——先别管去?#27169;?#36530;出去再说。

应小檀唯有僵坐着,脊骨都上了弦似的,紧紧绷着。赫连恪正上下打量她,眼神里藏着些应小檀?#29992;?#35265;过东西,叫她愈加警醒起来。

唉,是她今日多了嘴,赫连恪身为亲王,他要做什么,如?#25991;?#30001;得她一个妾?#20381;?#23433;排……?#21507;?#20197;后,当真是脑子都不中用了。

她这厢犹自?#27492;跡?#36203;连恪?#35789;?#31361;然叹了口气,神情?#27721;?#19979;来,“是?#23601;?#39764;怔了,吓唬你做什么……你很怕?#23601;酰俊?/p>

话题变得太快,应小檀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水灵灵的眼睛转了转,荡得赫连恪心窝都发了软。

“不是怕王爷,是敬畏王爷。”应小檀不敢再生差池,斟酌着换了字眼。

赫连恪倒饶有兴趣,挑了挑眉,“有什?#36766;?#21035;?”

“怕是因为畏怯强权或是武力,敬畏是出于尊重啊……”应小檀信口胡诌,“刚?#35789;?#20505;王爷的时候还挺怕的,王爷呢,多大的官啊,我连甲长都没见过!时日久了,就觉得王爷本事多,有王爷在,就不必再怕别人了,所以是敬畏。”

带了几分孩子气的说辞,应小檀都觉得自己的谎话过不了关。

谁知,赫连恪竟然真吃了这一套,霁颜含笑,如沐春风似的,“?#23601;蹩词前?#20320;惯?#27809;?#20102;,王爷算什么了不起的,王爷上头还有太子、有皇上,你就浑不怕了?”

应小檀找到了窍门,自然一门心思顺着赫连恪说话,“有王爷在,那是王爷的事了。”

赫连恪畅意地轻笑了几声,再不似刚才?#21069;?#27785;着脸的模样,“有理有理,?#23601;?#23601;勉?#21051;E你担下这些罢!”

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,还算什么男人?

赫连恪很受用应小檀的倚?#25285;?#25545;了揉她的小手,怜她一?#27617;?#27874;?#37327;啵?#20219;她继续躺着了,兀自用完膳,高高兴兴拉着应小檀去睡觉。

他教会了应小檀如何蘀自己抒发,每日夜里也没那么难熬,两人妖精打架,胡闹一番,接着各自入梦,起先的别扭就像没发生一样。

而翌日一早,应小檀就惊着?#29992;?#37324;醒了过来,昨晚光顾着哄赫连恪,竟忘记那两个等在梢间的宫娥。

“天绮,天绮!”她?#22868;?#21564;吼地喊,吓得天绮和花末儿一口气就闯了进来。

人还是好好的,只不过脸色有点急。

两个忠心的婢子都舒了口气,天绮上前一步,“主?#26377;?#20102;?有事吩咐奴婢?”

“昨天我从宫里带回来的?#23601;?#21602;?”

“嗐,奴婢以为多大的事呢……奴婢瞧着昨夜王爷进了殿里再没出去,就叫奴婢哥哥把她们俩安顿了,眼下在下房里收拾出了两间干净屋子住着,没敢叫人怠慢。”

应小檀这才放了心,缓着劲儿起身,照例抚了抚腹中的孩子,“瞧你阿娘笨的,怎么接了这样一个烫手?#25509;蟆!?/p>

赫连恪想不想收这两人,她看不懂,但她没法子把这两人送回到贤妃宫里,?#35789;?#30830;焀的。

暗自?#27809;冢?#24212;小檀也只能起身,先命人把那两个宫娥叫过来安抚了几句,接着,揣着这一对?#21543;接蟆保?#24212;小檀找上了大妃。

呼延青媛如今是意气风发。

大妃和侧妃这姐妹两人,有一桩很相似的地方,她们都抱有极大的热忱在王府琐事上。

应小檀一早就过去叨扰,很是不好意思,然而,毕竟她肚子里装着一个香饽?#27169;?#21628;延青媛很快就命人将她请到了殿?#23567;?/p>

“听?#30340;?#20837;宫了?母妃身子还好?”

这是应景的官话,呼延青媛随口说着,眼神却落在了应小檀身后的两个女孩身上。

应小檀咬唇,故作从容道:“贤妃娘娘身子?#21040;。?#36825;两?#24187;妹茫?#27491;是娘娘赐给王爷的。”

拉皮条这种事,第一?#20301;?#19981;走心,还算坦然,来来回回钝?#36466;?#30952;,应小檀脸上反而有些挂不住。

呼延青媛的反应却出乎应小檀意料,她不关心如何安顿这两人,而是抢先关切应小檀,“你没事吧?”

应小檀愣了下,呆怔怔的,“我没事啊……怎么了?”

她摸了摸自己侧颊,懵?#38706;?#25026;地看向呼延青媛,“我脸色不好吗?”

呼延青媛被她这么一问,自然不好说什么,摇了摇头,越过应小檀的身子望向她身后的宫娥,“你们都近前来,叫我瞧一瞧……”

·

这一边应小檀与呼延青媛商议法子,那一边赫连恪得了?#26657;?#20063;少不得叫福来?#36824;?#21435;回话。

旁的倒还好,虽然曼妃性子倨傲了?#24682;?#37027;毕竟是前朝公主,母妃的态?#30830;?#34893;了?#24682;?#37027;毕竟是血亲,赫连恪对此都不觉有异,唯有一桩事,叫他忍不住深思。

福来禄原原本本地把应小檀的话转告了赫连恪。

“受宠算什么,人心里的苦,可是不足为外人道也。”

她不高兴吗?

曼妃向她诉了苦,焉知她没有朝别人倒苦水。

否则,单凭昔日在宫里的一面之?#25285;?#22914;?#25991;芙新?#22915;记住她?

赫连恪一下子沉了脸,说不上的不痛快,当然,更多的还是疑惑。

是他叫她心里苦?还是旁人在府上刁难了她?赫连恪自问自己待应小檀还算疼爱,如今专房之宠,何至于叫她心里苦呢?

哦,不对,她说了,受宠算什么。

赫连恪的神情渐渐严肃起来。

存了心思探听应小檀究竟为什么不高兴,赫连恪这日回府上格外早,没进正殿就吩咐福来笀去?#20384;?#20960;样应小檀爱吃的菜,她眼下贪辣,可太医又不准多吃,赫连恪便嘱咐做些口味重的,总要叫她解了馋才?#23567;?/p>

福来笀领命去了,赫连恪这才迈进殿里,殊不知,宫娥的事被大妃揽了去,应小檀心里轻松得很,听到外间赫连恪的动静,带着粲然笑脸,她便迎了出去。

赫连恪见到一溜儿笑出来的?#38383;藎?#19981;由得愣了一下,应小檀却不容他迟疑,已是殷勤地收拾好一套衣裳出来,喊进了福来?#21804;八?#20505;王爷更衣,大妃在春晖殿等着呢。”

应小檀笑眯眯地晃了晃赫连恪衣袖,“王爷先过去见大妃罢,我等您回来吃饭!”

一句等候,倒叫赫连恪不再在意应小檀之前蘀他做出的种种安排——大妃找他有事,那是难免的,小檀素来懂?#23138;兀?#33258;然会蘀大妃传话。

不自觉就顺从了应小檀的安排,赫连恪绕到屏风后头换了?#39029;?#34957;子,捏了捏应小檀的脸,“那等?#23601;?#22238;来一起用膳。”

小檀答得干脆,“好!”

中国福利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