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福利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
第4节 渐变色
作者:飘灯 更新:2019-05-08

    十二月二十四日,圣诞节前夕,梦城警方破获了一起非法绑架的大案,涉案社会闲杂人员二十三名,解救人质三十五名。这个不大不小的社会新闻在电视观众的茶余饭后不过是一声惊叹,但是对整个混血妖族而言,不啻于晴天一声霹雳,这个震动要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震动都要大得多,这是第一个混血小妖以近乎明目张胆的形式背叛了自己的出身。  ?十二月二十五日,圣诞节。宁氏向冰点发出了律师函,在前任总裁宁也雄因私人原因退隐的一个月后,宁氏终于又有了值得媒体关注的大手笔商业动作。  ?十二月二十六日,林舜以个人身份组建新公会,宣传函件第一次不以飞行羽的形式,而用电子邮件、QQ群、短信以及书面信函形式传播。在失去妖力通讯工具的情况下,老公会的态度暂时无法在第一时间为大众所知。  ?十二月二十七日,方芳以?#23376;?#36523;份加入新公会,打破了人类和妖族互无往来的历史。  ?十二月二十八日,丁尧尧?#26434;?#25103;视频形式宣传新公会理念以及章程。  ?十二月二十九日,宁氏董事会议召开,在出示宁也雄签署的股权转让以及相关文件之后,韩枫沙被任命为宁?#38386;?#20219;总裁。此举被?#30340;?#25209;评为“家族式内定管理?#20445;?#26032;任总裁韩枫沙就?#31169;?#20837;公众视野,并且迅速占据了媒体的热点地位,八卦绯闻,商业阴谋论?#36864;?#30340;各项履历成为?#30340;?#20851;注的焦点,?#27604;唬?#26356;重要的是,外界对她的能力广泛存疑,宁氏A股当日大幅度跳水。  ?十二月三十日,相城落下大雪,持续六个月的旱情终于得到缓解。  ?十二月三十一日,梦城市第一医院一名患者自杀,《梦城周末》首席记者主笔特刊《鳏寡孤独者的心理归宿?#32602;?#30452;指梦城数万名无子女无保障第一代移民的心理问题得不到社会关注,造成了普遍性的精神偏?#26149;?#38598;体性臆想。  ?十二月三十一日,宁氏总裁韩枫沙召开新闻发布会,拨款五百万致力于慈善敬老院的修建维护,并就宁氏主打游戏《妖怪A梦》的运营策略答记者问。  ?一月一日,林?#26149;?#19969;尧尧的复学申请终于得到批准。  ?冬去春来,高中生的日子如同湍湍急流,迅速紧张而永不停息,梦城的柳树黄了又绿了,第一声蝉鸣?#34892;?#20102;夏天。  ??#26434;?#27599;个女孩子来说,都有一个不同寻常的夏季,胸膛开始鼓起蓓蕾般的两点,稀稀落落的头发开始变得浓黑,皮肤下面似乎也有一层油脂在慢慢浸开。班里的女孩?#29992;?#38470;陆续续撑开了不?#20013;员?#30340;孩童的外壳,一个一个展现出少女的身姿来。  ?丁尧尧错过了同学间相互熟?#19969;?#24418;成小圈子的头三个月。到她再回来的时候,这个班级?#36864;?#20043;间?#33308;?#37117;有了点陌生?#23567;?/p>

今天是礼拜

五,离放学还有十五分钟的时候,已经有男生开始迫不及待地收拾书包,整个教室立刻变得骚动不安起来,历史女老师一而再再而三地压抑着怒火,说了两个孔子的学生尊师重道的小故事,但效果显然不尽如人意,只有前排几个乖巧的女生听进去了,跟着老师的节奏笑了几声。  ?“嘿,嘿。”几个男生在交?#26041;?#32819;,似乎为?#35009;?#20154;壮胆助威,然后一个大纸团贴着丁尧尧的耳朵?#19994;?#35838;桌上,丁尧尧拆开一看,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一行大字:把我对你的爱酿成一杯苦酒,我?#26432;?#20320;随意。  ?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啧啧,情书耶,第一份情书耶——情书难道不应该至少叠得工工整整,写得端端正正,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打开书包滑落出来的吗?就这么没头没脑地砸过来,一点诚意都没?#23567;! ?“丁尧尧!”历史老师忍无可忍,?#24459;?#29467;虎一般走了过来,劈手抢过“情书?#20445;?#21866;得往桌?#30001;?#19968;拍:“上课时间你在干?#35009;矗?#31449;起来!?#34180; ?丁尧尧站起来,很委屈地申辩:“又不是?#20197;?#30340;。?#34180; ?“那么是谁砸的?”老师更生气了:?#23433;?#21021;一的学生,就开始搞这些爱啊爱的。?#34180; ?丁尧尧更委屈了:“又不是我写的!?#34180; ?老师最讨厌当堂顶嘴的学生:“不是你写的,总是写给你的吧?你还看得挺开心是不是??#39029;?#36763;辛苦苦供你们念书,你们就在学校玩这一套,明天?#24515;慵页?#26469;一趟。?#24739;?#36807;那么不负责任的父母,小孩上学快一年了,连个面都不?#19969;!薄 ?这句话刺到了丁尧尧的痛处,她抬起头:“老师,我?#35009;?#37117;没有做错,为?#35009;?#35201;?#37326;致?#26469;学校?#35838;?#19968;直在认真听讲,破坏课堂纪律的不是我,?#21448;教?#30340;也不是我,我顶多就是不应该笑出来。?#34180; ?“课堂时间随便说笑,你还有理啦?”老师的声音?#20384;?#36215;来,整个教?#24050;?#38592;无声,她敲着桌面:“你?#30340;?#35748;真听讲了,你都跟我说说,我刚才说?#35009;?#26469;着??#34180; ?丁尧尧知道,老师?#19981;?#30340;永?#37117;?#19981;是好学生也不是差生,而是那种特别会配?#38386;?#35201;,时不时跟着课堂气氛面带微笑,适?#31508;被?#20030;手提问的小孩。她本来是乖乖女生里的乖乖女生,?#19978;?#36817;朱者赤近墨者黑,和杨问林舜混久了,越来越不?#19981;短?#22909;别人,她一句话脱口而出:“老师,您不就是在说,颜回特别会说话,每次都夸奖孔子是个圣人,所以孔子?#19981;端?#23376;路特别不会说话,所以不管出了多少力,孔子都看不上他?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您说要笑的时候,最好跟着笑,笑的时候要是不对了,那就得请?#39029;?#26469;。?#34180; ?“你给?#39029;?#21435;,我的课?#32654;?#27809;有你这种学生!?#34180; ?丁尧尧低头就收书包,把文具书本哗啦一?#25250;?#25294;着包就往外走。  ?“站住?#20445;?#32769;师手一指:“站门口去,等你父母来接你。没人来接不许回家,?#21307;?#22825;陪着你等。?#34180; ?下课铃声适时地响起来,丁尧尧抱着书包站在初一走廊上,看着教室门打开,男生们抱着足球一涌而出,然后是三三两两的女生,然后是隔壁班的,一?#35753;?#21448;一?#35753;?#25171;开了,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从她身边经过,然后弄清楚她在罚站,同情又无可奈何地纷纷离开。将近六点钟,阳光还?#21069;?#24471;让人发晕,她在那里左脚倒?#21307;牛医?#20498;左脚,站得腿直发酸,正准?#24178;?#24494;蹲一会儿,老师伸头出来:“站好!?#34180; ?丁尧尧鼻子有点酸酸的,爸?#33268;?#22920;在说谎,他们明明是说过有云彩的地方就?#26032;?#22920;,有树的地方就有爸爸,可是他们?#22235;兀?#20182;们在干?#35009;矗?#20182;们……还好吗?她有一种遏制不住的想要扭头就跑的冲动,然后这冲动越来越强烈,让她不得不专注地和内心里某个声音对?#21834;! ?——“尧尧……?#26790;页?#26469;……?#39029;?#26469;就可以?#37326;?#29240;,我?#19994;轎野?#29240;,你爸爸也就可以出来了。?#34180; ?——“天哪,你怎么还在??#34180; ?——“嘻嘻,我一直都在啊,而且我一直在长大,只是你没有看见我而已……听我说,这个老师呀,人缘又差,专业水平又?#20572;?#39532;上快要退休了,连个高级教师都评不上,可她儿子又不争气,赖在家里啃老……你要是恨她,我们有一百种办法对付她,要不要玩??#34180; ?——“我的事不要你管……你回去!?#34180; ?——“就玩一下下咯,不会出事的,怕?#35009;?#21568;,你还不明白吗?不够强大就没有自由,怎么做都是错的……尧尧……?#34180; ?“尧尧?”林?#26149;?#20142;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激起回声。林?#26149;?#26041;芳并肩走过来,林舜边走还边责备:“不是?#24049;?#20102;吗?杨问在校门?#20219;?#20204;呢,你怎么还在这儿??#34180; ?“林舜……”丁尧尧抱着头慢慢蹲下去:?#20843;?#36824;在……她还在!?#34180; ?“糟了?#20445;?#26519;舜蹲下身子扶住丁尧尧,回头对方芳说:“去?#24050;?#38382;过来,快。?#34180; ?方芳扔下书包拔腿就跑,脚步声把老师从办公室里惊动出来,她一看见丁尧尧气不打一处来:“站好。?#34180; ?林舜立刻明白大概出了?#35009;词攏?#20182;抬头:“这位老师,丁尧尧在生病。?#34180; ?“站一会儿就生病了?这种小伎俩不要在老师面前玩。

父母不来接,你就别想回去。”丁尧尧已经站了一个半小时,眼看快要七点了,老师也急着回家,稍微松口:“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没?#26657;俊薄 ?“没?#23567;!?#19969;尧尧原本清脆的声音变得喑哑而略带尖厉,那根本就不是她的声音。她一把捂住嘴,竭力阻?#24067;?#23558;脱口而出的、恶毒的攻击。单薄的夏衣被虚汗浸得透湿——那个小人儿果然长大了,她在丁尧尧的体内疯长着,要?#19994;?#19968;切出口挣脱出来。  ?“你是哪个班的?是她?#35009;?#20154;?”历史老师显?#24187;?#26377;意识到正在发生?#35009;礎! ?林舜急得自己也是一手汗,他抬头诚恳解?#20572;骸?#32769;师,我是高二二班的,叫林舜,是丁尧尧好朋友。她的父母都在外地工作,您?#28909;梦?#24102;她去医院好吗??#34180; ?“现在的中学生早恋还玩这么多花样。”那位历史老师显然是有了误解,看林舜的眼光也有了点不屑。  ?“林舜,?#35009;词?#20505;了,你?#40723;?#30952;蹭蹭的?”杨问大?#33050;?#20102;过来,一弯腰?#35759;?#23591;尧抱了起来。丁尧尧猛地睁开双眼,瞳仁血红一片,左手五指狠狠扣紧杨问肩膀,指尖似乎有细细的?#32456;?#21050;进他的血管,然后游丝一样的根须就要展开。杨?#25163;?#30385;眉,在丁尧尧耳边轻声说:?#29256;面茫?#26159;你吗?#35838;?#30693;道你有密码,听着,收手,不然大家一起死得很难看。?#34180; ?丁尧尧手指一阵颤抖,依然是气若游丝的尖声:?#25226;?#38382;?久仰了……你在吓我??#34180; ?“我没有吓你的意思,不过你最好也不要吓我,有些事情连你爸爸都不敢做,回去,别逼着大家鱼死网破。?#34180; ?丁尧尧的左手无力地垂下来。杨问松口气,把她送到林?#35789;?#19978;:“楼下?#20219;摇!薄 ?他回过头,对着疑惑的老师微笑去:“请问……这位老师贵姓??#34180; ?“我姓黄,你是??#34180; ?“我是丁尧尧父亲的朋友,丁先生委?#24418;藝展?#23591;尧。”杨问摸出一张名片双手送过去,“这么大的孩子太淘气,给您添麻烦了。?#34180; ?黄老师显然有点诧异,眼前这个年轻人看起来顶多二十出头,名片上倒是印了个音乐总监的头衔。但五分钟后她打消了疑虑,十分钟后话题已经转?#39057;?#20102;初中历史老师是如何不易?#20384;矗?#21313;五分钟后杨?#27663;?#22905;告辞,彬彬有礼地表示今天要带丁尧尧做常规体检,并稍稍提及了对学校的不满。  ?杨问是带着歉意出现在丁尧尧面前的。丁尧尧正坐在球场边的石凳上,倚着方芳的肩膀喝冰镇的酸梅汤,眼神有点发呆,似乎还在惊魂未定。  ?“没事了?#20445;?#26472;问揉揉她的头发,坐下,像是从头到?#24425;裁?#37117;没发生过,看向林舜:“走吧?不早了。?#34180; ?“今天要不然算了,尧尧她……?#34180; ?“开?#35009;?#29609;笑,她是谁啊,她是丁尧尧。这点小事她都解决不了,将来还做?#35009;?#29287;师?”杨问解开衬衫领扣,有点眼馋得打量着球场上奔跑的少年,悠悠感慨一声:“江湖岁月催人老啊,眨眼间和你们这群小孩都有代沟了。走吧,车在门口。?#34180; ?他们每个周末都会陪着林舜去一趟医院,自?#27833;?#38271;老跳楼事件之后,林怒辉就一直没有清醒过来。

按照医生的说法,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待。  ?林怒辉的单人病房里从来都不缺少?#27599;停?#32769;妖们维持了多少年的习惯是不会一时片?#21497;透?#36807;来的,他们还是守在护卫长身边,等着他随时随地清醒过来,拿一个主意。  ?杨问他们一走到门口,就听见了火长老?#36864;?#38271;老的对话声。火长老大嗓门儿?#20843;?#38271;老:“怕?#35009;矗?#19981;怕。眼光放长远点,咱们就等着他醒,他能睡多久?一百年?五百年?五百年咱们也等了,我就不信他们公司?#21069;?#28151;蛋能熬得起。老弟,你是新任长老,资历还浅得很,八千四百年前,咱们不是魔族对手,把大荒之地拱手让给他们,后来还不?#21069;?#20182;们给灭了?成败都是一时一地的,只要等下去,等咱们妖力?#25351;?#20102;,非要抓住朗日和杨问,搁在盛阳火山里给活烧了。?#34180; ?杨问看看林舜:“我就不进去了。?#34180; ?他的声音虽小,挡不住二位长老耳聪目明,一起在屋里问:?#20843;俊薄 ?“你不进去谁帮我干活?”林舜推开了门,堂堂正正让杨?#24335;?#21435;。  ?大约十五平米的房间里,林怒辉静静躺着,眼下虽然已经是初夏,但他身上还?#20146;?#21402;厚两层被子。火长老?#36864;?#38271;老一个坐在陪床上,一个坐在椅?#30001;希?#27700;长老拆开了一个果篮,正一边剥橙子一边听老大哥指教。他们应该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,垃圾桶上高高堆了一层,新剥的橙子皮滚落下来。  ?“哟,殿下??#34987;?#38271;老看见林舜,冷笑一声:“您不是有您的新公会么,到这儿来干?#35009;矗俊薄 ?林舜脸色不是那?#26149;每矗?#24452;直走过去打开窗户通风,然后回来伸手向林怒辉身下褥子一摸,“尧尧去打?#20154;?#26041;芳,帮忙刷刷杯子和碗,杨问,搭把手。?#34180; ?杨问伸手解开袖口,挽起衬衫袖子,俯身把林怒?#21592;?#20102;起来。  ?“放下他——?#34180; ?“别碰他——?#34180; ?两位长老一左一右站了起来。  ?“二位,?#37326;?#29240;现在是一个病人,他需要的是有人端茶倒水擦身子,你们要是觉得杨问不配碰他,你们来搭把手。”林舜一边举起濡湿的垫子,一边铺新床单,“我这儿正缺人手,你们谁帮忙倒一下便盆??#34180; ?“林舜,你还有脸说?你爸爸为?#35009;?#33853;到这一步,还不是因为他??#34180; ?杨问忍了忍,这半年来他已经听腻了各式各样的攻击,他天生的两头不讨好,混血妖族们骂他叛徒,这群老?#19968;錈亲?#37324;更是没有一句?#27809;啊?#25112;争年代大家凭武力解决问题,?#33308;?#21548;不过去打就可以,现在麻烦得多,除了天长日久的沉默,他不知道还能再做些?#35009;礎! ?他们两个的配合已经很熟?#32602;?#26519;?#35789;纸?#21033;落地换下垫子,脱下林怒辉的脏衣……护理一个神志不清的病人可能是世界上最让人不愉快的工作之

一,伺候着一具躯体,告诉自己那是父亲,但一天接一天的便溺洗护,提醒着手下不过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肉体。杨问和林舜曾经发过不下一百次的誓,万一有一天自己落到这个份上,对方一定要想方设法地来个痛快。  ?杨问的衬衫上沾了一块污?#30504;?#26519;舜看在眼里,对着墙角书包一点头:“我带了几件T恤,你换一下吧。?#34180; ??#29677;擰保?#26472;问也懒得避人,转个身就把衬衫脱了,伸手去林舜包里翻找。  ?火长老一步窜到他身边,“这是?#35009;矗俊薄 ?杨问的左臂上有五个乌黑的指印,那是刚才丁尧尧抓伤的——这种黑色与其说是瘀伤,更像是刺青,出现在肉体?#29616;凰得?#19968;件事情,有魔怪出没。  ?妖怪和魔怪是天生的死地,火长老直视杨问:“哪儿来的??#34180; ?杨问自顾自套?#36335;! ?“殿下。?#34987;?#38271;老怒了,林舜的一再沉默已经触到了妖界的底线。  ?林舜不能解释?#35009;矗?#19969;尧尧身体里的秘密可能是眼下最关键的秘密,甚?#20102;?#30340;所知也不多。杨问一直不愿意提及也不愿意解?#20572;?#21482;是说非得丁尧尧自己解决掉这个问题不可。他也想过开诚布公地谈一谈,但老妖们?#26434;?#26391;日已经恨之入骨,他们不能冒着?#35759;?#23591;尧?#39057;?#39118;口浪尖的危险去沟通。林舜只当做没听见火长老的话:?#25226;?#38382;快点儿。?#34180; ?“站住?#20445;?#28779;长老目光须臾不离杨问身体,他好像发现了?#35009;?#26032;大陆:?#20843;?#28165;楚。?#34180; ?“凭?#35009;?#21602;?”杨问?#35328;喑?#34923;向火长老怀里一扔:“这间病房是我付的钱,你?#20146;?#30340;所谓养老院是公司付的钱,二位,真有骨气就不要进来。我?#19981;?#33011;膊上有个印子,?#29467;媯每矗?#24590;么了?这儿是病房,麻烦不要大声喧哗,不然?#21307;?#20445;安了。?#34180; ?火长老不屑地呸了一口:“你除了会找保?#19981;?#20250;干?#35009;矗?#26377;胆量就真刀实枪打一架。?#34180; ?杨?#24066;?#20102;:“除了叫保安,?#19968;?#20250;打动手那种野蛮人才爱干的事情,你们?#19981;?#20320;们自己练。”

他不愧是宁也雄的?#29467;?#24351;,把报警,叫保安,找律师这三板斧练?#32654;?#29087;于胸。他吃准了这些老妖们既不怕打架也不?#23653;质攏?#20294;是没法应对警察们的盘问。他指着门:“要么自己出去,要?#27425;?#21898;人请你们出去,就这样。?#34180; ?火长老看了看杨问,又看了看低头?#21543;?#30340;林舜,一跺脚摔门而出。  ?林舜撑着脑门坐在床头,杨?#25163;?#36947;他的压力有多大,走过去按一?#27492;?#32937;膀:“我没办法,你知道。?#34180; ?林舜仰脸向天:?#25226;?#38382;,我直说?#22235;?#21035;生气,我觉得宁也雄真的挺毒的,他把事情给挑起来,闹大了,然后自己不知道躲在?#35009;垂?#22320;方,看着我们互相咬。?#34180; ?“我从来没说过雄哥有多善?#21450;桑俊?#26472;问百分之八十地同意林舜:“你?#27492;?#24590;么对我就明白了,他?#19981;?#25226;一个对手?#39057;?#27515;角去,然后看着他们?#26097;?#25152;有的光明正义的皮,看着他们晃过来,晃过去,晃出本来面目。你看,一个人恨另外一个人,通常情况下他不想把那个人杀了,而是?#19981;?#30475;那个人跪下来求饶,做出许许多多颜面无存的动作。我想,雄哥对妖界的恨也是一样的,他可?#22253;?#22934;界毁了,你相信我,他做得到,但他不愿意成就那些老妖英雄的名誉。?#34180; ??#20843;?#26377;病啊?”林?#27425;?#26472;问,也问自己:?#20843;?#21040;底要干?#35009;矗 薄 ?“我问过他,雄哥的回答是——做游戏啊,我本来就是一个做游戏的。”杨?#39318;?#22312;林舜身边:“?#31508;?#25105;没想通,后来看见你和妖王死扛,忽然想通了。雄哥真的就是在认认真真做一个游戏,他来设定背景,?#27425;?#20204;怎么表演。?#34180; ?“那他以为自己是?#35009;矗?#22825;神吗?”林?#35789;?#19981;了杨问一口一个雄哥。  ??#20843;?#22825;神也差不多了……不过我看,他更像一个……”杨问顿了顿,慢慢吐出了心里的答案:“?#20302;场!薄 ?一个?#20302;常?#22362;守者坚守,疯狂着疯狂,沉沦者沉沦,妖非妖,人非人,魔非魔,主线情节在宁也雄入?#36136;?#20505;已经设定,支线情节庞大繁芜足以混淆思维,终极boss不知隐藏在哪个角落,等待着一路走来的那个勇者。这实在是一款很棒的游戏,每个玩家脚下的立场都如同坚冰般慢慢融化消失,落入冰海独自求生,不知道远方是坚实的新大陆,还是就此无人生还。  ?“你觉?#26790;?#20204;有胜算吗??#34180; ?“没?#23567;!?#26472;问回答得非常快:“我以为,我们要赢的不是宁也雄。甚至……我有一?#25351;?#35273;,说不出根据来,雄哥他自己也在?#20219;?#20204;的答案,他不一定真的希望我们全军?#35009;弧!薄 ?“哈?”林舜摇头:“不敢苟同,?#36864;?#26159;感觉,也要有个引子吧??#34180; ?杨问看了一眼窗外:“如果他真的完全绝望了,真的只想毁灭,他把自己女儿的幽灵种在尧尧身体里做?#35009;矗?#23591;尧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他女儿不是一样很危?#30504;俊薄 ?“你是说——?#34180; ?“我?#35009;?#37117;没说,我也?#35009;?#37117;不知道。”杨问动手打扫房间:“我建议你不要干涉尧尧,她内心里有一场战争,和我们都有关系,也和我们都没关系。?#34180; ?“我懂,但是你自己不是走过一次?不能教教她??#34180; ?“?#35009;?#37117;能教,就这个没法教,我们守着她就好。?#34180; ??#25226;?#38382;,如果守着她的只有你自己呢?”林舜舔舔嘴唇,说得有点费力:“如果……连我父亲都托付给你呢??#34180; ?“你……”杨?#25163;?#36215;腰,他猜到了一点?#35009;矗骸?#20320;的offer下来了??#34180; ?“是,卡耐基梅陇的人机交互,我希望有一天可以破解这个?#20302;场!?#26519;舜说:“我知道这个时候走一定很没义气,不过离你十八岁还有一年半,如果到时候韩枫沙真的启动魔界力量,后果不?#21543;?#24819;。?#34180; ?“去吧。”杨问答应得干脆利落,“这才是一个王子该做的事,过去了之后别给人刷盘子洗碗的浪费时间,需要用钱的时候我来解决。”杨问深呼吸,这个烂摊子不是一句话答应下来就可以的,没有林舜在梦城,必定会疲于奔命:“?#35009;词?#20505;走??#34180; ?“九月。”林舜满脸都是歉意:“辛苦了……真希望?#37326;?#33021;在之前醒过来,说不定他会帮你。?#34180; ?“别了,说句不中听的,你爸还是等两年再醒好一点,他要是带头起哄,我可不知道怎么办。我现在是经不起一点折腾了。”杨问说笑着,忽然想起?#35009;矗?#25171;了一个激灵灵的寒战:“尧尧呢?打个开水怎么要这么长时间?”

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,登?#26816;挪拾?Q?#19994;?#20320;拿!参与点击这里

中国福利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