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福利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
第二十八章 笼 中 鸟
作者:李凉 更新:2019-05-08

李凉《新蜀山剑侠传》第二十八章笼中鸟

齐金蝉不禁暗付着:是否做得过火了。然而不让齐灵云死心又怎能把她退回峨嵋山去呢!

忽有徐娘声音送来耳际:?#20843;?#23567;王爷,要不要奴家帮您来套舒舒服服的帝王浴?#21073;俊?/p>

她的那一?#20113;?#20142;浑圆乳子掀着揪着传向齐金蝉眼前,竞然连老鸨子都脱光光的,亲下海,惹得齐金蝉征诧不已,“你也……也……

老鸨?#26377;?#31505;道:“王爷出手如此大?#21073;?#22900;家怎敢白白领赏呢?你看奴家这对?#20013;兀?#21487;不比姑娘差?#21073;?#24744;摸摸看!”

当真要抓齐金蝉的双手抚向自己?#20013;兀?/p>

齐金蝉却急忙收手,瞧着她粉白胸脯,果然弹性犹存,若?#20146;?#24049;定力不错,谁让她勾了过去。

于是,齐金蝉急道:“先替我吓走外头那两个婆娘,否则我实在没心情舒服舒服!”

老鸨子自是对他百依百顺,说道:“这就开富了吗卢齐金蝉想想,道:“先让她们看到我,然后猛关起来,然后……叫得凶些便是。”

老鸨?#26377;?#36947;:“此计甚好!”

当下亲自行往窗口,并要几名探女压着齐金蝉,只露一张脸,然后她开窗一小维,但瞧齐灵云和周南云果然在对祖屋顶上惊惶不已地往这头瞧。

老鸨子送含笑向两人说道:“姑娘回去吧,小王爷?#20381;?#19981;思蜀,你们又何必苦苦相通呢?#20426;?/p>

齐灵云冷道:“叫他出来,我有话跟他说!”

老鸨子遂围向齐金蝉,询其意思,齐金蝉想想,也起身下床,走向窗口,笑道:“要说什么,请讲明!”

齐灵云吱声道:“你再不走,我自?#24515;?#26469;,到时你将更凄惨”

齐金蝉怔愕:“娘真的出门了!”

齐灵云冷道:“我已寻体半月不着,娘自会?#20384;矗?#20320;自己看着办吧?#20426;?/p>

齐金蝉脸色顿变,要是妙一夫人真的?#20384;矗?#36825;妓院能挡着她吗帕己此次回去,必定掺兮兮,他实在想不通,为何按一夫人非要通化出家不可?

心头挣扎木巴中,齐灵云又喝来:“想清楚了没有?现在不走,将来你会后悔!”

齐金蝉突然横了心,斥境。“我绝不回去,我现在就破击童子功,?#36864;?#22937;一夫人找来,照样没有用!”

说完,猛盖窗户,震得齐灵云和周轻云眼睛相望。

周轻云门道:?#20843;?#30495;的会?#20426;?/p>

齐灵云迈:“我也没把握……”

周轻云道:“是否要冲过去,把他抓出来”

齐灵云道:“这么多课女围住,你有胆子进去外突然窗户一掀,两人摔见对面雅?#21487;希?#21313;数名光溜溜探女,正极尽挑逗地在匈齐金蝉,替他定农解带,甚至?#24613;?#34892;房,窗户突然关闭,顿时传来***呻吟放荡叫声,直叫人恶心震肺之极。

周轻云和齐灵云不禁全身发颤,直吼着:“金蝉你敢……”

齐金蝉却故意淫咪“畦,好漂亮的?#20013;兀?#25105;亲亲,唉?#21073;?#20900;家,真要命!”更有***淫声报语传出。

齐灵云两眼发红,厉喝不已:“齐金蟀你敢做伤风败俗之事么厂?#20204;?#20113;想道:“不给他一点颜色,难乎我心。”

两人辞校引掌猛打对面啬子,掌劲狂努过来,砰然一响,打得?#20843;?#26408;断,?#27604;?#29378;风暴雨般卷向床头一群旷?#24615;?#22899;。

两人出劲不断,易风不止,扫得她们心惊肉跳,跌撞墙头,连那张红缎床都快被欣开,哪还顾得四齐金蝉扫皇帝妃子,一个个课身课肉,唉唉惊叫地选出这间要命的鬼屋。

现场只剩老鸨于她强抵挡。

他仍自受不了屏风刮肉之疼,抬着:“小王爷,快走!快走!”猛拉愣神求医的齐全?#21097;?#24778;慌张张退了出去。

齐灵云忽见齐金蝉衣裤根本未退,不禁松懈般大笑起来:“可恶!原来在要花?#26657;?#20320;死定了!”

她想:金蝉并非真的要砍去童?#21448;?#36523;,那自表示他仍心存佛道,将他引回自是有望,且?#27492;?#29100;得久,即是赢家。

周轻云目也发笑:“太狡猾了,咱们差点被他编过去,还亏他想得出这花?#26657;?#25105;们看的人?#38469;?#19981;了,他怎会受得了、这种人将来要是统领峨嵋派,我实在不敢想象会是怎样的一个局面!”

齐灵云道:?#20843;?#26159;灵根来开罢了,咱们现在不度地,将来更难了,妹?#20204;?#24525;耐助他一省之力吧!”

周轻云道:“来都来了,不助他?#26032;?#33050;不知他要耗到什?#35789;?#20505;?还?#23883;?#20160;么名堂?#20426;?/p>

齐灵云道:“且等下去再说,必要时,请我娘亲自前来便是厂于是两人又开始向里边喝扶,想通金?#24052;?#38477;走出。

齐金蝉送至三技内侧一间小雅轩。对于外?#26041;?#22992;则球,只能无奈地苦笑,毕竟诡计若被批被,再以深女威胁,已是这不到效果了。

老鸨于丝毫不为方才情?#20843;?#20260;,仍自一胜阿?#26408;?#23130;笑道。“小王爷,这招不管用了,何不求个真枪实弹?否则,照奴家看法,那两个女的可能不会容审干休!”

齐金蝉道:“要?#19968;?#22312;你们手里?#20426;?/p>

老鸨于含笑道:“其实一个大男人守文?#21073;?#23454;在叫人看了大笑话,却不知小王爷为谁守身如玉田?#20426;?/p>

谁?如齐金蝉一胶着笑:“我日为谁守身?我是波还得不得不守?#21073; ?/p>

老电子莫名不解道:“小王爷又不是姑娘之身,怎会?#20426;?#30446;光不禁疑惑起来!“难道您会是……女扮?#20982;埃俊?/p>

“呸呸呸卢齐金蝉斥道:一少在那里使相,我是十足的男人”

一旁一个妙龄识女含笑说道?#25300;已?#26126;正身了,他的确是个男的。”

老鸨子睛向她,吃吃笑道“你动作倒是真快啊”

那姑娘精?#21073;骸?#22269;有这么厉害,只是不小心增了一下而已。”

齐金蝉赶忙往下体掩去:“你懂我!”

此举惹来姑娘们一阵笑声。

有一名梳着两条小辫子姑娘说道:一敢情还真是处?#24515;兀?#35841;要占了他,可得给个大红包”

此话又自引来草燕们嘲嘲惹惹,笑说天下怎会有这么难得的男人。

齐金蝉斥道:?#21543;?#22312;婴嘴皮,我是花钱请你们通走外面女人,不是?#24515;?#20204;对我品头论足的。”

看在元宝份上,一大堆姑娘又自跪地认错,说得哀怨无比、_老鸨子道:“够啦,小王爷要你们想办法,你们就动点头脑,别老是有身子没脑子,哪天才能出?#36865;?#22320;!”

这群感燕应声,稍稍恢复正经,亦开始为齐金蝉出主意。

一名大眼睛姑娘道?#28023;?#19981;知外头姑娘,为何要抓小王爷回去!”

一齐金蝉想想,还是说了、?#20843;?#20204;要我回去出家当道土件老鸨?#28216;?#35328;惊诧道:“唉?#21073;?#21315;万使不得,使不得」小王爷一表人才,怎能浪费是你去出家?不得不得你且先破功再说,从此以后将可免去这威胁,小王爷要是嫌她们不因纯洁,奴家替您到附近转转,必有为家实身的美姑娘来配您,如何?就这?#27492;?#23450;了吧!”

齐金蝉其实早就有此想法、只是自己还小,不?#39029;?#35797;人道而已,虽然老鸨子说得头头是道,但要断然下决定,却又如此为难。

老鸽子含笑说道:“小王爷别犹豫了,人家是上八岁就娶妃于,你有何?#24605;桑?#22823;男人,偶尔找点乐趣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若守身如玉去出家,那可才真的大不幸啊!”

齐金蟀一时静默!

外头忽又传来周轻云斥笑声:“金蝉,不必装了,既然不?#19968;?#20439;,那就跟我?#20146;?#21543;,耗在这里。要是传回你亲生父?#20184;?#20013;,叫他们如?#25991;?#25509;受卢齐金蝉不由一愣,周轻云说的没错,要是此事传开,家中父母将失面子,儿?#26377;?#34892;修到技院去?可是他又不甘心因她们回去修?#23567;?/p>

当下,便狠下心,转向老鸨子道:“你去找一个良家妇女,?#36864;?#25105;要娶她,煤人红包。

?#19968;?#32473;个大的。

老鸨子爱时心花怒放]这小于?#25578;?#26159;大财神爷,才上技院就扛来万两金元宝当冰箱秒,若办成此事、少说也赏个千百西跑不掉的。

刚好桂花楼那儿正来了一个美若天仙的柳姑娘,为卖身医?#20184;?#27814;落烟花。此刻正好派上用场了。

老鸨于当下运跪猛拜,直追科门?#22993;?#38382;题,一切包在奴家针。

连叩几个响后,喝向写?#26149;?#36733;道刘、王爷大喜之日来临啦,你们也不必再择程相见,各把在原穿上。打扮得漂漂亮亮,?#24613;?#36814;喜,我去去武回来后——-。

说完。她也空行夺回房困#上在得,流个两三下头发,抓了两锭元宝,又觉得不回,再执两担,满心高兴忖道:“李鸨子买下她一百两银子,我二百两金于买过来,准塞得她笑咪了眼”

她满民金光闪闪地奔往又对祖相桂粘接买人去了。

伴着齐全好的骂骂燕法直进男女子好福气,用卖身不到一日,便有人③她,还要娶地。

比起来,她们命运自是差太多了。

然而,齐金蝉对她们不薄,一出手就是六锭金元宝,足足三百两会于,早就足够他们还身的了。

当然,有的人打算就?#36865;?#31163;,然而有的姑娘却做久了,有些习惯了,此时有机会换身,却突然间茫然起来,不知回去以后,将如何过于,对于以往王贞?#24085;?#30340;挣扎,她们早就看被啦!

一群各怀心思地拜别齐金蝉,照着老鸨于吩咐,重新穿衣上妆,也好迎接思客大过的日?#28216;?#22823;权也?#21568;?#20915;情歌,连向齐金蝉,问道:“你当真要在这里?#27515;?#22919;?#20426;?/p>

齐金蝉担开了,反而自在了许多。“对阿!男大当历,只要对方演精白白,?#19968;?#26377;什?#26149;?#23244;弃的?#30475;?#20250;和就让你当主婚人。”

皇太极道:“不通知你爹娘外齐金蝉道:“对经病,连德赢都来不及,还要去宣传?先结再说!。

皇太极目是笑不舍四户在技院闪电结婚,江是天下奇闻,?#26657;?#25105;支持到底,免得你当真再次被抓去当道主。”

齐金蝉道:“其实当周士也没什么不好,我只是讨厌她?#30631;?#25351;一针就决定我的格具,我只不过是想要掌握据的命运而且。”

吴太极猛点头说道。*我任,我全力支持你!算算,还有五六于?#21073;?#35813;?#24867;?#21150;这起婚事了。”

”齐金蝉若右所思,辽产我若被抢亲的话由也得照顾我那可怜的妻子,听说她是为父实身,你连地步都要技领,勿道局?#20426;?/p>

吴太极任④:“你认为你姐姐会报亲外齐金蝉道:“或许吧!?#19968;?#39044;防,但若真的有?#32431;觶?#20063;好有个照应,免得可怜女孩更可怜了。”

吴太极认真点头;农但你的意思,道办便是。”

说话间,驾茗?#24822;?#24050;返回。

她们换来新衣过,谈扫切后,防起来清纯许多,她们?#21246;?#26469;,常应客人要求杨皇帝所穿之龙袍,?#24613;?#31649;齐金蝉更换衣服,并打理门面,尤其满睑四#除去才?#23567;?/p>

吴太极趋礁过④这么回事,再也不敢再存玩笑之心,还找了姑娘去买红烛、鞭炮呢!

正打理齐金蝉门面之际,核不已起一阵紧动,老鸨子果然将那名女子买了回来。并带到三位让齐金蝉瞧瞧。

齐金蝉一区里去目见她年约十四五岁,长长秀发,一张瓜?#23665;海?#39547;蛋助白为现田;政法界著是四项调获扫,灵固本是?#20142;粒?#27492;?#27604;?#24102;着几许的想,再回上那单薄的身子,让人感觉到她有如改础路冲阐明勒雅,纵使长得国色天香,却也禁不住环驶招颖而光彩界失。

那姑娘知管径来此任对工作局胜挤出迎客笑容:“小女子控抑名双合,多付公于流民。”

她那恒温药店者让那好来的?#23601;?#20284;乎看到自己以往而暗暗含圭。

齐金?#26263;?#26159;势初喷,说挥:“你听老妈子说过了投机我见?#26376;?#30000;还刻,道:?#20843;?#20184;了……只是……只是……

地根本还不肯相信,何况齐金蝉一表人才。

老鸨干扰着她头发,?#35748;?#22914;母亲道:“蓉儿啊,这是你前辈?#26377;?#26469;的福气,小王爷的确要娶你,连赎金?#23478;?#32463;付了,你不必怀疑,不必考虑太多,下跪谢恩吧!好好传俊小王爷便是。”

柳双蓉仍拉着彼得不能再破的大棉袄,实在不知如何是好?一旁姑娘已经两眼含泪,直叫她决跪拜快啊!

柳双蓉终也忍不住跪下,泪流满面,说声:“多讲公于川、女子今生今世就是您的川了!”

说完,跪伏地上拗哭府也不能起来了。

齐金蝉倒真想把她当?#25472;牛?#24613;忙把地扶起,笑道:“别哭,大喜日子,有什?#26149;?#21741;的?

你先去打理一下,咱们就结婚去吧!”

老鸨于迫不?#25353;?#24819;领媒人钱,党对哄着柳双?#34892;?#36807;齐金蝉后,要姑娘们带她去好好流及香。

齐金烊敬谢之余,又叫吴太极赏她于两黄金,直&得老鸨子基点五体租地跪拜不已,眨眼之间僵了八百?#21073;?#31616;直是走鸿运,此后养老金再无后虑了,——吴太极则冲着兄弟结婚咱是?#36130;?#27915;洋,抓着姑娘买来的大捆鞭炮,立即走向日前,借着对贷屋顶东张西里的齐灵云和周轻云自托大地把鞭炮给组紧,一?#34915;?#22320;,足足十数丈长,醒目得很。

齐灵云早注意里头动作探繁,和请不出名堂,忽见鞭炮?#39029;觶?#22905;颁觉不安,?#32954;?#36947;:“你们在耍何把脚”

吴太极道:功《事呼户周南云?#32954;?#36947;:?#20843;?#30340;亡事外。

吴太极道:“被你们遇急的那位。”

”齐灵云惊诧道:“我弟弟?#20426;?/p>

吴太极不答,却笑得暖味。

齐灵云便惊:?#20843;?#25954;!”

吴太极道:“被你们如?#36865;?#27861;,任何正常的男人都会想要结婚的。”

说完,不理两人,大摇大摆入内。

齐灵云整个人似被捅了十万人千刀,道:“金蝉真的要结婚?他真的会结婚?是我逼他结婚的么?#20426;?/p>

局轻云从征愣中惊醒,道:“或许这又是他耍的诡个”

齐灵云任钟不安:“要是真的怎?#31383;歟 ?/p>

局轻云道:“若真的?我们再,……再……再抢条好了卢齐灵云一睑焦急道:“怎会演变成这种局面广忽而往里边叫去:?#26263;?#24351;你别乱来,我们退出去便是,千万不能乱来卢齐金蝉笑道: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。哪?#26032;?#26469;。实在?#34892;?#22823;姐的迈追,’创佛妇组天?#20384;矗?#35805;声方说完,吴太极又把一大格期有金喜字的红绸布控往三楼正境上,江清还?#24613;?#36766;给齐灵云和局轻云看呢!

吴太极把红布挂妥后。把床铺扭了出去,腾出更大空间,产然已成了小已卖。

齐灵云越瞧越不对动农道:“咯怄进去抓他吧”

周南云边?#26680;?#25454;地组团担——齐灵云一时也没了主是。记着吴太极把红烛?#27515;矗?#32622;于音字两旁后。突站住道#新郎新报升?#22969;?#28846;!”

活方说完、换下果?#21481;常?#27835;族炮,叭叭爆响,白烟升起,一出?#23454;?#23130;姻即牦除阿木老鸨于此时亦穿着你面,走人厅堂,手持两个大红包,还想?#24613;?#36175;个子女儿呢!

齐灵云和周轻云已被鞭炮声扬得心神不宁,烟霞中,复见一对少男少女手牵红布团,一并走了出来。

在细看去,那末或凤冠女子,经过化妆之后,竟然清纯绝色,有惹书香之后,根本不像烟花种女,至于那男的,贼眼乱瞄,竟然就是齐金蝉没错。

齐灵云不禁惊心如失火,急叫道:“金蝉你不能乱来?#21073; ?/p>

齐金羚道:“婚姻大事,谁跟你乱来走,咱们赶快拜堂,赶快进入洞房,让她们死了这条心。”

齐金?#26263;?#30495;催促着柳双合,面对窗口,吴太极立?#26149;暗潰骸?#19968;拜天地……”

只见得齐金蝉拱手就要拜利,齐灵云大叫不好。又要故技重施,?#36864;?#21452;掌就要凌?#24352;?#21435;,谭见天?#31456;?#26469;一道?#23376;埃?#22855;快无比截向新郎。

齐金蝉一眼见及是母亲妙一夫人,哪还囹得再拜和,惊声大叫不好,转头即达。。

妙一夫?#27515;?#24211;荒唐,电也似地指掠过去,伸手抄和,接着传来金蝉失声大叫苦:”不要,找借了!”

声音已从后门传去,齐灵云和?#20204;?#20113;见状大喜,两人直喝:“就知道拜礼不激”赶忙追掠过去。

此时正巧鞭炮声?#36175;輳?#26032;郎却不见了,人一阵征愣,四处显得特别安劳。

柳双蓉神情波浪,两眼含泪,不过她似乎苦命惯了,颇能承受这突如其来又突如其去的满活出。

老鸨子亦房得嘴巴大张,本想当一次风风光光主婚人,没想到还是一场空。

姑娘们还好,只被炒一夫人闯入却走新郎而吓呆立后,已急着吱吱喳喳指想怎会如此?

劫者又是谁?

至于吴太极并未忘记齐金蝉交代的话,走向柳双蓉,安祖?#36873;!?#19990;事就是如此,变化无常,不过我那兄弟是真心的,他只是身不由己。”

柳双?#21868;?#28982;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泪水经于担下来了。

吴太极深深抓地肩头,道:“你也不必太过于伤心,他已替你读身,还?#24613;?#19968;些银子。

好让你回去能照囹父母,?#20384;?#23478;事”

柳双蓉还是那句:“我知道。”勉强欧挤笑容,却比哭根更难者。

老鸭子走来,将双感双手抓起,塞了两个大红包,轻叹道:?#20843;?#25112;役来得及拜堂,却也是缘分一段,你?#20204;?#24184;碰上好公子管你区身,这是咱歹命女最渴望之事,你却挂着了,不要再为新郎苦悲。毕竟有缘来,无线@去,狗去以后,有了这些元宝,省吃俭用也可以过个好民半辈子。若有好的男人,再挖也未_不可!”

“我知道’……”

柳双蓉终于?#37221;?#20303;心头破伤,他强捐出感激笑容,又道:“多谢吴大哥,夫人,众姐妹们……”

拜扎过后,吴太极把元宝留下一千西给柳双?#23567;?#23548;下的要老鸨子拿去,或可多替几名苦命女医身,再不然,让姑娘分了,也好早日脱离苦海。

老鸨子也非真的贪财不脏手段之人烟是答应下来、收开宝,-。

吴太极这才把柳江洪礼风联了,护送她从后门出去,?#24613;?#36865;近她家门。

一出逼婚闹剧终告结束,却引来柳巷无限回味,并成为一段佳话。

当抄一夫人闯入技?#28023;?#25226;齐金蝉劫走之后,凌?#31456;?#39134;屋顶,直往城西南北杂货街,找了一处无人巷角落身下来,始将齐金蝉放下,面目岸森地瞪着记齐金蝉在这位母亲面前,哪敢作怪?乖得好像小猫咪一般,低着头,一句话也不敢吹出来。

紧接着,齐灵云和周轻云随后赶?#21073;?#25112;胜般的胜利心态,让两人把金蝉当因犯看待。

齐灵云拜向母亲,说道:“娘,他竟敢要结婚,还?#24515;?#20123;神女探身逼着我们……。”

妙一夫人截口道:一不要说了卢齐灵云不敢再张声,妙一夫人转向齐金蝉,冷道:“回去告诉你娘,现在就走!?#20445;ⅲ摺!?#21608;轻云正待说他可能会开溜,然而州沙一九峡情处押着齐金蝉往百货?#20013;?#21435;,她?#24049;?#40784;灵规目而笑,知道齐金羚再也走不掉了,两人紧紧眼在后头。

齐金蝉苦笑于心自来道上是当定了/一想到当乖地子模样,道:“不到我家里坐一坐么外妙一夫人不答,冷眼逼得他不敢再吭声。

眼看转个弯。?#21568;?#23385;胡子?#21697;謾?#22937;一夫人立在十丈开外,?#24613;?#23601;近监视,齐灵云、周轻云则掠上屋顶去。《_齐金蝉不经苦笑,选冠希望已完全破灭了。

妙一夫?#27515;?#36947;:“如果你不想让你娘知道你背叛峡朋,到妓院乱流胡话,你就?#24616;?#22238;去告别!”

-。

齐金蝉心知走不脱,又怎好让母亲牵肠挂肚呢?道声“是”之后,把龙袍给脱掉,恢复本来面之后,?#23478;?#27493;往孙胡子老店迈去。

及进屋中,父亲孙五海、姐姐孙英奖面霸喜色,却又担心地瞧着可爱的金蝉。

孙英芙道:?#26263;埽?#20320;去了哪里?一早起来就看不到人,后来吴太极又回来替你拿东西,说什么要帮助人,谁有困难?#20426;?/p>

齐全掉暗道广我用!脖子快被格得?#25472;?#21862;/但他却是有苦说不出,说道:“有几个苦地,因父?#24178;?#30149;,我去帮他们解决困难,才这么急!”

孙大海欣笑道:“我然行使仗义,银子够吗?不够,老爹还有一些科盲,可以拿去用。”

齐金?#26263;潰骸?#38169;了,一切都巴解决,爹,我想我该回峨嵋山了。?#34180;?/p>

孙五海涵?#25509;?#21516;首凉讨,“你要走了少齐金蝉道:“时间到就要走政卜有空就回来,没空,你们来看我也?#26657;?/p>

孙五海深深吸气再静一下高愁的伤情,含笑道:?#20843;?#30340;也是。人生总是亲患扭曲草等作了在回来使是,别忘了向你娘告别间广。”

齐金蝉笑道:“会钻一?#34180;?/p>

孙英英急难我结婚那天……顿觉说溜了用,不禁窘红脸面齐全师面向她,吃吃地笑道:“姐姐也该像人唯,像我,?#25472;?#37117;决赛到手,却无担消受观!—。

补自过自不知他在妓院娶妻一事,直以为他是扬扬自己。脸面更红,斥笑道:“来不来呀卢齐金蝉道:?#26263;?#20237;来、不过,得先给我消息才?#23567;!?#34429;辖有所困难,但他若知道,必定千方百计赶回来。

孙某某自是满心高兴笑薯,孙五海笑道。”快啦,李公子等不及要提条,大概半年内就留不住她了。”

孙某某署斥一笑:?#25300;也?#19981;思呢声说完转身溜进去,?#24515;?#20146;和哥哥出去了。

孙五海笑得更开心。“女孩入家就是这样,由巴老说不,」里头却急得要命卢齐金蟀附和一笑,说道:“姐姐有得嫁,爹也该替哥物色对象啦!”

孙五海道:“是有往?#24076;?#19981;过你哥哥最近迷上?#21482;?#36830;女人都不礁上一眼,可其是?#22235;越?#30000;!”

忽而屋内传出声音/什么?#21482;?#29241;,有?#22235;米只?#26469;卖么!”

孙大江匆匆忙忙国屋内赶出来我?#21482;?#36716;了一巴。始发现并非那么回事,不禁住笑来了。?#34180;?#36213;齐金蝉笑论/哥,你好像走火火魔,只爱?#21482;?#19981;爱女入了!”

孙大江干窘笑道。*精哪有,只是缘分来到而已!”

齐金蜂道:“加油田你若找到娘子,我就再帮你拉来一大堆?#21482;?#36865;你,如何?#20426;?/p>

孙大江党时?#32769;?#19981;已:“真你?#19968;?#21162;力,呵?#29301;?#21162;力卢齐金羚道:“那就快亟。别让我等急了!”

孙大江五点头?#28023;?#19968;定,一定!屿声更动人了。

一说话间,孙某某已领着夫人出来。

她闻及金蝉欲回去修?#26657;?#20826;?#20960;咝送?#20998;,急急说道:“要走”

“?#28023;海海唬海海唬海海海海唬恢?#29790;鲨粽温?#25105;?#28145;苏巴,要认真修?#26657;?#19968;一…。。之③齐金蝉道:“其实,我也一直很?#19981;?#20303;峨嵋,只不过偶尔也出来溜溜而已。”

梦一夫?#27515;?#24211;:?#25353;?#21435;年到现在,你足足**个月没有回去,少再耍嘴皮子,难道要关你十年八年吗卢齐金蝉想及十年八年,再也笑不出来,门在那里发愁,开始担心将来的日子怎么过神雕飞行迅速。

不到二更天,已飞回白雪皑皑的峨嵋山。

那舍身岩已挤满欢迎人激,她们是李英琼、吴文改、裘在仙、申若兰、朱文及程孩,五人向天空神雕猛招手。

白雕玉奴先行降下,齐灵云、周轻云掠身落地,?#32769;?#21521;姑娘们打招呼。紧接着黑雕佛奴也载着妙一夫人、齐金蝉降落平台上。

众人见及夫人,?#36861;?#21069;来剂。

妙一夫人—一回礼后,说道:“文来和任云得回黄山,下的,到暖等崖认真练功,也好地日能应付峨嵋三次斗剑,;:”至于金蝉,用瑰油销协位双以留在白?#24049;蛻行?#34892;云集怦悔,没有我的命令,任何人不得放他离去,灵云负责监?#21073;?#30693;道么?#20426;?/p>

齐灵云应是,双眼明?#35745;?#36719;化却满不在乎的,不禁紧了心情议免又中了他的诡计。

炒一夫人当下拿出一条珍珠色相他索,会向儿子的双脚足?#20303;?/p>

这捆灿索刚好二步长,走起路来并不影响,但若想逃,可就得绊得脚步大乱,乃是峨嵋最?#29616;?#30340;家法之一。

一旦被套上,若无深厚内力,无法扯开,齐金蝉或面有此能力,却也得要花费一番功夫一,只要灵云每天检查一次,自可阻断他不法之想。

妙一夫人套完齐金蝉之后,又抓出一条,交于灵云,道:“佛奴也该受戒,套它三个月,事后不?#22931;?#36817;金蝉之身,以免狼狈为奸。

”至于玉仅,偶尔也要四至白?#24049;?#23578;往处,你们把通往凝碧崖通路打开,出口在梅花岩那头,叫金羚挖洞,省用他过得太舒服了,我不定时会来。

妙一夫人说完,化成一道?#23376;埃?#25504;身而去。

齐金蝉终于嘘气,走了要命的娘、纵?#25925;?#21046;,心头感觉却是轻松了许多:但陡然间,他又威风起来/一切照我姐交代。文改姐和轻云姐赶快回去,其他的?#24613;?#19968;些东西,吃完了休息,赶明儿开始挖地?#30784;!?/p>

陶令语气赢得众人愣头愣脑,忽觉金蟀不但年?#22949;?#23567;,且又是带罪之身、党始还如此嚣张。

齐灵去已?#27966;#骸?#26159;你发号施令还是?#19968;?#20320;还不快去躲在崖边忏悔”

周轻云斥道?#28023;?#20877;员张,我请你娘把你据巴也禁住,让你当一辈子哑巴计齐金蝉但没?#30422;子?#35201;躲在旁边馄着才好,遂也装笑道:“我只是说出心头想法而已;你们全听就听、我走啦,赶明儿再叫我起来挖山洞!”

说着,招招手,径自走向岩后的梅花林,找了地?#21073;?#22270;秘便休息,波折磨了一天一夜,够他亲了。

几位姑娘这才吱吱喳喳,笑声不断地讨论齐金钩种种。

李英琼不禁笑得两眼含泪。?#20843;?#30495;的被逼到妓?#28023;?#32993;乱抓人就要结婚?#20426;?/p>

周轻云道:“可不是么?连天地都快拜了呢!”

袭在仙也曾沦落烟花阵,不禁对金蝉如此伸手相救而被逮,感到十分惋惜和同情,但却也真可奈何申若兰对齐金蝉胡力而冒险行径,目是摇头苦笑,实在拿他没有办法、唯有朱文却颇为生气,暗仅金蝉党和?#21543;?#22899;子拜堂,这简直是对她纯真感情的一种伤害嘛!不愿再听下去地躲到他处生①气。

众人瞩她如此反应,也就不敢再大放厥辞,各自改口谈些项事,?#29100;?#36731;云和吴文供受着妙一夫人命令,不敢再耽搁地,告别众人,先?#27427;?#24320;。

李英擦身为主人,还是?#24613;?#19968;些食物,送到齐金蟀里儿,以及阔别已久的两只种雕,终让两败一人有巨丰富的晚回。

月巴西?#34180;?#19977;更将书,众人始自回房休息。

次日回来,已是朝东升了,一阳光?#29031;眨吧?#20998;外迷人。

齐金蝉是?#25103;?#22320;开始寻及通往凝善崖之得道。

果然、在梅花崖附近转了一圈,发现一处崖壁被铲得甚?#21073;?#22823;概即是通路口;正待要进打。

忽见大程猪和朱文地了过来。往崖边一林千年古海采技去。”

齐金蝉见状,亦打哈哈凑向前去,忙笑道:“姐姐要采哪技,我来便是。”自若的田上树去。_朱文?#25578;?#19981;理他,忽见齐金蝉上树,身祖稍移,?#21453;?#19968;倾,飞花掉落满天。朱文冷声道:“该死的,花未来着,倒洒了我一头花瓣。”

齐金往受对教笑道:“我小心些,不再弄飞花瓣拂着你便是,这株怎样?技但花蕊又大,?#20185;现?#36873;?#27809;?#20110;是,他使我了一校王?#22797;?#30340;村校,欲交给心上人。

朱文却因他一眼:?#20843;?#35201;这么大的,拿回去当柴火烧么?那边那边!我要那西北角料出来的那个枝枝卢齐金蝉只好把手中梅花丢弃,欣笑直道设问题,小心翼翼爬过去,愿者朱文?#20184;ǎ?#25226;那海核结果了下来。

采下后,他不住赞美谊:“好海拔,好眼光,姐姐品梅功夫了得?#27809;?#38543;即落地,该将海技送来,此时,猩孩也来了五六尺长一根大技,欣欣笑笑地献了?#20384;矗弧?#26417;文再成一团齐金蝉,不屑地说道:“你来来的,我忙不园治路,接过?#25910;?#25163;中那校长梅,回身就要走去。

那?#22871;?#27809;受重视,爱时间可笑起,还学着人语:“科医凄),补医疗直则。

齐金蝉本受冷益已不高兴,又见握?#19997;?#21483;克?#26657;?#19968;时恼火无处泄,围着用科,我搬「你一民!”

说着,往一?#23588;?#25171;在猩科腰际,吓得程历连蹿带纵。飞一般跳下山崖,进得无形无踪,它死也想不通稿已如何冒犯了小企岁!

朱文但见齐金蝉逼走猩孩咱是不高兴,转身斥道:“你干嘛打它卢齐金蝉造?#20843;?#25250;了我的爱人。”

?#20843;?#26159;你的爱人介朱文达斥,祖胜却又泛红。

齐全体伸手送来梅花,说道:“我知道你是为我在太原城之事生气,可是我真的被逼得没办法,才故意如此做,你别误会我乱来,如果我真的有心,早就在外面拈花惹草,还会留到现在,被我滚绑在这里么?她们都在看笑话,你就不能体谅我么?还要找来哄你介轻轻放下?#20998;Γ?#40784;金蜂默然别过头去,走向崖边。

山风掠过发?#26657;?#21313;三岁的他,知显得心事重重。

朱文得住了自始至终,齐金蟀一直都在照顾立?#28023;?#20174;醉灿烂除蟒开始,一直到决?#21453;?#20113;寺受伤,以及桂花山取药,哪次不是累得他半死,险得他常在生死间徘?#30149;?/p>

就连方才,他还强经欢笑想哄自己开心,为了一句“讨厌梅花落身”之活,他宁可像猴子般小心翼翼爬?#26657;?#36830;一片瓣儿都不?#21916;?#33853;地采向最险处抓技,然而他采来了,它已编不要,其原因只为了昨夜听得那番话——?#34180;啊?/p>

朱文四;你于心何理,在金?#30333;?#26080;助时,却仍刺伤鳅土地孤持传坐在山崖边,像被父?#24863;?#22992;遗弃的流浪儿,尽受无情山风?#24503;?#24471;身寒发乱项朱文终于忍不住落了泪水,紧紧抓住地梅校六旬深情尽涌心头因得地区咽将垃。

越权力?#22871;。?#25273;去泪痕,轻轻走向金蝉旁边,紧紧握向他肩头,说声用相信你?#20445;?#19968;切不必多说,两人相依;任由山风吹惊得发公约的不清。

不知过了多久。

身后突然传来中若兰声音。“天都不早了、你们还采梅花玩?大师姐?#24515;?#20204;回去用餐,?#24613;?#29273;辟凝碧崖吻”

朱文乍闻声音,赶忙把放肆心情收回,一?#31245;?#32418;啤升上服面,她极力借着手挥乱发来掩饰,笑道:“来啦!”

说着,立即飞身想离开这窘处。

齐金蝉自知朱文?#35328;?#35845;自?#28023;?#24515;情显得特别好*说道:“金碧崖出口就在这,叫他们吃饱,赶了过来便是。”

申吉兰笑道:”知道办计师荣不吃么外朱文抢口道:“我替他拿来便是。”

说完,便匆匆奔去。

齐金蝉想想也好,自己日后将固守云集,少了朱文,子不知将如何过呢;不久,朱文进来清粥小?#24120;?#40784;金蝉感激吃完,朱文把碗筷收拾回去后,齐灵云终领着一群人?#20384;础?/p>

齐灵云说道“这么认真?找得连吃饭时间都没有?*显法把金蝉误食当作认真?#24050;?#21160;洞出口处。

产金蝉是装著道:“是四」不容易因!我决心供罪,不认真些,怎?#26032;?#40784;灵云讪笑:“你不要作怪,担款已经万般感浴喷,洞口在哪里”

齐金蝉自出十余文远一处险崖?#23500;幔?#36947;:“就那石屏前,打开它准成”

众?#22235;?#20809;移去,总觉得它和天还?#20063;?#26080;异,但按一夫人既然有指点,他们也就围了上去。

单若生抓出莱阳锄,说道:?#25300;页?#23427;几下便知。”

于是用力钢去,但见那担心?#30343;?#31435;助紫光闪闪,如尘烟富起。岩块如豆腐,?#36861;?#33853;下,不消十几烟,?#21568;?#33268;尺石屏理了个石穿涌现。

惊中带正地让申若兰直则:“真的有赶过现广又自加快速度,挖山足可一人还行之洞穴。

申若兰想?#32769;?#36827;入,齐灵云却叫住地,毕竟自己出道较久,售先行自八里头,前行三四文始发现此山员也只是十余丈宽广的开放式山?#30784;?/p>

左恻仍是万丈深渊,?#20063;?#21017;为山自,地面上有一渠大青石金?#25285;?#38738;石上则刻满了无数符咒。

齐灵云知道,这便是通往里等易之捷径。

但党并无危?#30504;?#40784;灵云妇唤众送来。

由若兰自知任务在身,便再举起控烟对再次记主?#25964;?#35805;一响,土星闪动,震得*吉兰比生疼,那青石却是?#35838;?#19981;动,?#25991;前?#36793;大和钻山之宝,也是无效。

齐灵云在拉河“白眉大师助用功夫果放后?#31361;?#25346;词李芙现过:“不知挂号佞$因带来了扭扭”

。+&。”

说完,铁想拍出手中宝剑,跃应下去。?#21834;?/p>

齐金蝉国拦过来,道:“女孩入家,别那么?#19981;?#21160;力动剑,将来怎么注入成房你是不很接入了,不过也不扰乱征,这青石上的灵将,?#25578;?#26159;白眉祖师的回山特,胡乱砍去,只有线洞灭道一途,犯学了如么久,?#22993;?#32451;到这一层《?#20426;?/p>

他已问身下来,?#20937;?#28789;符指指?#24853;悖?#20284;在?#35745;?#24320;关。

齐灵云自知某报不?#26263;?#24351;,也没参近此特,枝而在众多姐妹面前,怎好遇气。于是说道:四是一时忘记,作开它便是。”

干?#25285;?#22320;闲身下来,故作模样赶忙。

齐金羚看在田里,笑在心里,也不点破,口中间抽****有词,手指不停按去,一连十余?#31119;?#26368;后往青石中心睡去,叫声:“成了户只见得咯咯轻由,青石果战下沉三四丈,现出一道又深又黑的积?#30149;?/p>

齐灵玉这才明白母亲为何指明要罚金蝉技秘道:“原早已请知只有化铝破解此机失。下不禁对弟弟又爱又担心,说道已从齐良云是引普众?#36865;?#37324;头行去。

起?#24615;?#28145;,伍人已难眠请前面几处,齐灵云始说道:“朱文殊手不至有天田幢吗?拿来照个光如何?于朱文自是乐导,将定镇拿出,五?#31034;?#20809;照射下,秘涓变得还亮起来,行走之间不觉快了许久不知走了多久,忽凭?#25484;?#26032;鲜起来。

齐灵云忙叫朱文收起空?#25285;?#26524;然看见前头运出一片光亮,敢倩地头快到了,便引还众?#36865;?#20102;几个弯子,包走过?#32781;?#21450;至尽头,果极抵达出。

众人及陈从各,急于想看?#40488;?#28448;风光,然而一探头,却发现上不及天,下不?#26263;兀?#20840;是白雾茫茫一片。

申吉?#38469;?#22768;笑道:“边贸是?#29575;?#23830;么?怎生上下台是云雾?此洞又是这样黑回黝,我们又是要避难,好秒达地躲在这里,还不如在激云民有过恩?#20572; ?/p>

?#25226;?#26410;了,齐全蟀往外擦去陪了?#25954;剑?#36947;?#21644;?#22312;下边政,大程差个五百文,几位组组?#38376;?#22696;功夫,自可下去,我和裘力他?#23665;?#19981;行了。”

说完,他要朱文拿宝镇住下保罗强光穿透云层,只见崖底一个厂因,出上崖下生许多奇花异草,用红等经一片,没洗飞瀑快带左右,一果位是一个仙灵田地、有些人不禁狂立起来。

李英琼都觉得不时尬祖:“这里是巨碧区么?那地方局去过,有一片等草崖,刻着“金碧’两大字,此时怎未见着?#20426;?/p>

齐金蝉道:“如果我们在?#25628;露ィ?#20320;以看崖壁就见得着了。”

李英琼一愣,遂也署关,自己怎没有想到这点呢齐灵云道:“该是这里没有错,咱?#20146;急?#19979;去瞧瞧便是,我想白眉祖师如此设计,大概是想让来者知道,没有几下身手,根本到不了酸等崖,还好咱们有的是时间油我先下去,再找来绳索援引你们便是。”

齐金蝉道:“要那么麻烦吗?叫神因?#28216;?#20204;不就揖了。”

齐灵云瞄眼,冷道广少打神雕主意,报说过,不准作怪它们。”

“那就让它们来碰我吧!”

古金蝉突然任笑一声,猛往高崖跳下,吓得众人脸色顿交,如此数百丈深崖,若卧不死。谁也掉个项手?#20185;痢?/p>

眼看齐金蝉就要控?#26263;?#38754;,锌然飞来一朵黑云接住,神雕佛奴果然?#20384;?#25903;援这位难兄难弟。;齐金蟀爱时叫好,说道:“别泄气,咱们休养休养,将来武功更厉害之后,再重出江湖便是。”

神雕佛仅能说什么?只能苦笑应是,一切?#28982;?#36807;此劫再说。

及至离地七八支,齐金蝉始跃身下来,神雅怫蛇反飞向上,合着白*玉奴,将顶头五人一猩政绩接回地面。

众人初伤他地,心神领灾,四目望去,果媒见及方才飞落之百丈高崖,立若一片特大号耸天屏风。

屏风上金往无尽无把工藤耷多,留空处,港在对许许多多不知名的奇花异草,*鼻生香,藻多异草中则隐约见?#21834;巴?#32773;篆刻桑大字体,那绿意生活景致,直叫人叹为观止。

展等崖左侧耸着一座百十丈孤任,拔地高起,姿态玲滋生动。好似要飞去之神情,浮云掩底,更见几许神秘。

?#20063;?#23830;壁异常峻险奇?#20572;?#26368;高处,有块形同巨龙般青石耸吐出来,一道三文宽面息爆似从巨龙凹口嘴处喷吐出来,万马奔田胆直泄而下。

那飞错奔腾世冲百余丈,奇准无比打在一等剑也似的?#36335;?#19978;头,那峰头真议剑,怒截那千军万马大波布,一剑揭去,挡得飞瀑掀增四散,轰隆轰隆雷鸣急吼般地化成无数经天匹统由龙小瀑,银花威市?#36861;?#19979;坠。

且看那左边一片薄如晶串水晶市于,右边一?#26469;?#22914;小龙,四下交错必,又现长绳担,随风摇?#32602;?#23665;风吹过,化为无数水珠成雾,飞呀?#23665;?#36825;头铝碧仙草,神妙奇境直叫人叹为观止。

那飞瀑泄下深处,一面青潭承迎,顺流缠绕后崖而去。

水落石上,发出来的繁响,映着潭中泉声,疾徐中节,宛若一部绝妙音乐,立身其中,着听到会心处,连峰顶大爆轰隆声,都会忘却。

飞瀑冲潭起的千万点水珠,落到等草上,亮晶晶的,一颗颗明珠一般,不时因风淳转;近位花草。受了这灵泉浴润,愈加显出土肥首青,荒地如关:众人遇见这般仙景,二个个站立在那里还不做声,听大较他春泥孩无穷尽的美景,不约而同的,目繁将呼吸都快要停止射静默到了极处,突见齐金蝉尖声厉?#26657;?#20284;在发泄情绪,亦把众人吼得神醒过巴自又相互?#36887;?#36291;起来,七嘴八舌高高兴兴赞不绝口。

李英琼指向崖苗一株绿荫如经,荫覆百丈的参天老捕树,指给众人看,说道:“此树便是白?#24049;?#23578;结广之所。”

齐金蝉早来过,自知自己该关禁地就在树顶,无精打采道:“以后且把我当成白?#24049;?#23578;便是,不必看得那么紧/齐灵云冷声道:“给你一天的时间游玩,时间一过后,自动上去,别让祖祖多出口舌。”

齐全?#26263;潰骸?#30693;道啦!”

说完,走进相带局现雅居,见台小沙弥阿童留言,希望金蝉好好地服段此地。

齐全月不救一?#26657;?#25253;道这小象仪知道我要来么?忽又发现一张字条,原是白?#24049;?#23578;所留的。

原来白?#24049;?#23578;知道冰雕必巴齐全弗还因此字条,且又猜测年?#23883;?#36744;峨崛弟子将借此地练功(或而妙一夫人已告知)。

而且也说及换等售左侧有门洞府,里边有不少石室丹房,原是昔长眉真人进会光大门户开辟出来的,后来?#22993;?#29992;?#21073;?#20415;已成遵升他了,一直没人用过,此时足可让小?#22993;?#23621;身修?#23567;?/p>

齐金蝉将此事告诉了姐姐,并把纸条支出去,齐灵云是大容,?#21069;?#39046;着众姐妹寻了过去。

齐金蝉落了单,望着可怜的神雅怫仅,无条道:“乖一点,多多修?#26657;?#30456;信没有多久回可复出。”

齐金蟀还卖它旁边的白月天复得依照顾,挑些好吃食物让种雕佛仅享受。

由雇工奴自是答应!

两雕感恩看来,齐金蝉苦中作乐地拍拍它们的肩头。

之后,他始往老?#30475;?#19978;头爬去。

及至屋顶云巢,此桌外边为柏枝编成,大小?#24049;?#20004;人?#28966;?#19981;定也不算窄,里头全是一些黑白鸟羽铺成,又于又净,又匀洁。

当中有个米黄色大信团,旁边又有两个小燕团,?#36865;猓?#31354;无一物。

齐金蝉坐向大薄团上,让心情平静下来,想着此后不知将要固守多久才能离开,不禁开始唱道——我是只笼中乌,飞呀飞不掉……

我是只可怜乌,没呀没人要……

神?#25103;?#22900;则飞向云巢屋顶,外呗随着齐金蝉声音队?#21448;苯心?#20804;难弟俩同声唱道——我是只笼中乌,飞呀飞不掉……。

线是只可怜鸟,设田没人要……

(正集完)

-------------

中国福利彩票安徽快3开奖结果